从首尔大学出来, 也才中午而已,金楠俊下午还要去训练。

    他不能全天都请假,最近他请假的次数太多了,但是这样没有办法,很快自家女友就又回选手村训练去了, 当然趁现在多见面。

    对于不能陪安书邑一整天,金楠俊是很内疚的。

    “楠俊啊,我们去吃午饭吧, 吃完午饭你去训练,我去找知秀。”

    “高知秀她也来首尔了?”金楠俊对高知秀还有印象,这可是自己女朋友最好的朋友。

    “嗯,她和我说下午会到首尔, 我倒是应该会陪她找房子,你就算不去练习,我也没有时间陪你。”安书邑就怕自家男朋友会内疚, 她不觉得金楠俊有需要对她内疚的地方,他这种为梦想努力的样子,真的让她觉得很帅气。

    所以她特意和金楠俊说了和高知秀约好了, 高知秀本来说上午就会到首尔, 安书邑和她说让她下午再来, 她可以去火车站门口接她。

    前几天安书邑被污蔑的时候, 高知秀不知道多着急,还亲自在网上和那些跟风骂人的网友对骂,对于她这样内向性格的人来说, 这绝对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她也考在首尔大吗?”金楠俊印象里高知秀的成绩好像没有这么好,难道高中三年一下子爆发了?

    “不是,知秀考的是成均馆大学。”

    “那也很棒了。”自家女朋友身边的朋友也是这么的优秀。

    金楠俊想起他的朋友刘敏骏,准备出国留学去,偶尔他们还是会有联系,只不过因为走的完全不是一条路了,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可聊。

    “嗯,所以你就安心去练习吧,我们晚上一起吃个饭吧,你来首尔这么久,知秀都觉得我们俩分手了呢。”

    连高知秀都这样认为,更别提其他人了,所以就算是安书邑成为了知名人士,也没有同学爆料她曾经和金楠俊的恋情。

    安书邑是一个运动选手,曝不曝光恋情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但对金楠俊就不一样了,按照他们公司的策划,以后他可能会以一个idol的身份出道,对于一个idol来说,曝光恋情是硬伤。

    所以听到了自己和金楠俊分手的传闻,安书邑没有做任何的解释,就让那些同学这样认为好了。

    不过对高知秀还是要解释一下的,之前安书邑解释了之后她并不相信,现在来首尔了,可以让她亲眼看到自己和金楠俊没有分手。

    “好,我们晚上一起吃饭。不过可能要晚一点了,刚才硕桢哥发消息给我说,今天学的舞蹈非常的难,我肢体不协调,普通的舞都要学很久,更别提难的了。”金楠俊一说起跳舞,脸都皱到了一起。

    “跳舞这么难吗?”安书邑没有学过舞蹈,但是她觉得以她对自己身体的掌控能力来说的话,只要记住了动作,应该就可以跳出来。

    “我觉得是我长这么大以来遇到的最难的东西。”金楠俊真心觉得跳舞是一件和智商没有关系的事情,都在像他这么聪明的人为啥跳不好

    “那你安心练习,不要着急,我们约的时间晚一点。”安书邑安慰金楠俊,关于这个她也帮不上吗,只能给他加油打气了。

    因为下午要跳舞,金楠俊都没有敢吃的太饱,怕下午跳的太,粉丝帮她说话这件事情其实让她挺感动,这种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的人站在和你同一边的情况,还是她第一次遇到。

    所以面对这个小姑娘,安书邑难得的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露出微笑,和她一起拍了照片。甚至还签了字,在对方的衣服上。

    周围有围观的人看到这个小姑娘成功了于是也过来要签名和拍照,安书邑只给了签名,合照就只和小姑娘一个人拍了。

    高知秀从火车站里面走出来,就发现了被一群人围着要签名的安书邑,虽然以前就知道自己的这个亲故很有人气,是个名人,但是亲眼见到了还是觉得很神奇。

    安书邑也看到了高知秀,于是朝她走去,围观她的人很多根本就是为了凑个热闹而已,这么多人,她不可能每一个人都签名,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有的人看她直接走了,就感觉很不高兴,觉得她身为公众人物,就应该给他们签名,说了几句被安书邑的真粉丝怼了,“大叔,安书邑选手并没有义务一定要给你签字,再说大叔你也不是安书邑选手的粉丝吧,凭什么要签名”

    这些人因为她起了争执的事情,安书邑并不清楚,她带着高知秀来到停车场,她的车停在这里。

    坐上安书邑的车,高知秀觉得自己好像出现了幻觉,“书邑啊,这是你的车吗?”

    “是啊,我不是说会来接你吗?当然是开车来接你啊。”

    “不是,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这么快就买车了?”高知秀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就是这几天学的,驾驶证很好考的,你空闲的时候就可以去学一下,有了车就很方便了。”安书邑是知道高知秀家里条件不错,所以才这样和她说。

    要是高知秀是普通家庭出身的话,她是不会说这样的话,因为学费和生活费就会让对方很有压力了,根本不会想着买车这件事。

    “我现在不考虑买车,还是先找房子再说吧,这是我第一次独立出来住,想想还有点从来都不用考虑,她就只要好好读书就行。

    突然一下子要独立了,让她既感到兴奋,又觉得有些胆怯。

    “书邑啊,你住在哪里啊,我想在你附近找房子住。”在陌生的首尔市,高知秀下意识的想要依靠自己的亲故安书邑。

    “那我先带你去我现在住的小区看看吧,不过可能离你当然学校稍微远一点。”

    几天前,安书邑还是刚来首尔的新人,当时房子的事情都是金楠俊帮忙搞定的。现在她就已经属于在首尔的有经验的前辈了,要帮忙高知秀找房子了。

    “好啊,好啊,要是离学校远的话,我就去学个驾驶证,然后开车去上学。”高知秀一看打定主意要住在离安书邑比较近的地方了。

    “其实我建议你住在学校附近,这样早上可以睡久一点。而且我已经申请了休学两年,很快就要去选手村去训练了,就算住在我小区附近也没有什么意义。”安书邑是真心为高知秀考虑的,怎么说这都手她唯一的朋友。

    “啊?”怎么会高知秀还以为她们还能像以前上学那样经常能一起出来玩耍,忘记了安书邑还是国家代表呢。“那要不还是先去看看成均馆大学附近的房子吧。”

    等到书邑休学结束之后,她再搬到她住的小区去住就好了。高知秀这样想着想着,就觉得还是有盼头的。

    “好啊。”安书邑在前面的路口转弯,开始往成均馆大学附近开去。

    金楠俊和她说,要租房的话首先要去找那个小区的中介,上次安书邑看房买房就是通过中介来操作的。

    停好车子,安书邑和高知秀下车,“我们先去找中介吧,你对你要住的房子有没有什么想法”

    “没有想法,我阿爸只说要住的好一点,一定要住公寓。”

    高知秀这次出来他爸爸和她打了很大一笔钱,就是为了让她租房用的,首尔的房价可是比一山不知道贵多少倍。

    这么说,安书邑大概就知道了。她带着高知秀一起走进中介。

    中介的职员看到安书邑,很是惊讶,不过知道她和朋友来租借房子的时候,就立刻变得专业起来,大概知道高知秀对房子的需求之后,就带着她们开始看房。

    对于租房子,安书邑自己也不是很懂,但是因为身边还有一个更不懂的高知秀,所以她只能装作很懂的样子,并且在脑子里回忆金楠俊当时都是怎么做的。

    大学附近的房子很多都是用来出租给学生的one roo,给高知秀看了几间装修比较新的,看起来还不错,只不过感觉小了一点,这些房子都是2,有点太小了。

    于是中介就给她介绍了那种六七十平的公寓,都是比较新的房子,装修也都很不错,里面还提供冰箱、空调、洗衣机这些东西。

    “你满意吗?”安书邑觉得还可以,不知道高知秀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错,这么大的房子我一个人住正好。”高知秀估算了一下这个房子到成均馆大学的距离,好像不是很远,步行只要十分钟就到了,这里确实是比较方便。

    因为安书邑是个公众人物,最近还做出了个特别刚的举动,把黑子还有几家媒体都告上了法庭。所以这家中介并不敢坑她的朋友,给了一个市场正常价,房子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租赁合同是安书邑帮忙看的,没有问题,高知秀很信任她,安书邑说没有问题,她就很痛快的签字了。

    租的房子里面除了那几个电器,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于是安书邑又开车带她去买需要的东西。有过一次经验的她,熟门熟路的带着高知秀去往家具城,尽量将需要的东西买齐。

    作者有话要说:  刚才看到热搜心情有点沉重,唉!感谢在2019-11-24 16:13:15~2019-11-24 19:28: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游艺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0瓶;魅~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