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i书邑呀, 怎么都瘦了。”李福子现在不知道有多骄傲, 因为有这么一个孙女,之前也很骄傲,但是现在更是骄傲。

    在自家孙女上了各大新闻之后, 她很多朋友都打电话过来问,那是不是她孙女,都不知道她孙女去做了国家代表, 还竟然不声不响的就拿了冠军。

    “奶奶, 我没瘦, 就是又长高了一点,看着瘦了而已。”安书邑在国家队吃的还是很好的, 都是专业营养师来调配食物, 确保让他们这些国家代表能够补充足够的能量。

    “我还以为你们教练会让你转学到首尔去呢。”李福子都在想自己要不要和孙女一起搬到首尔去, 但是在一山都已经住习惯了,让她偶尔去一趟首尔也就罢了, 要是让她定居在那里的话, 可能会受不了。

    那边生活太拥挤了,什么都很贵, 而且也没有熟人,自家孙女去训练的时候她就没有事情可以做。

    “教练有这个打算, 不过都已经最后一年了, 我也不想在转学了,等到高考之后就可以去首尔了。”安书邑想过要不要转学到金楠俊的学校去,但是想想还是算了, 在首尔,她的一举一动都要生活在别人的目光下。

    当然不是说在一山就没有这种情况发生,但是至少比起首尔来说好很多,至少一山没有什么记者在。

    安书邑来到学校,这一次她已经不只是学校校花的头衔,还有国民英雄和国民女神的称号,本来就因为她高冷感觉有距离的同学这下子感觉更加有距离感了。

    她回来的时候,正在上课,她算是旷了两节课,不过学校里并没有人介意。除了老师,其他学生是不知道她今天回来的。

    安书邑没有在上课的时候进去,而是在外面等到了下课才进去。

    然后就看到一个长相陌生的女生在高知秀走过的时候伸出脚,绊了她一下,害得她摔倒在地。

    那个女生嚣张的笑起来,还要将高知秀这个样子拍下来,用于嘲笑用。

    她将手机对准高知秀,一只手伸过来将手机拿过去。

    “什么呀?”女生回过头,发现一个陌生有熟悉的人出现在她身后。

    这个女生是新来的,只知道安书邑是这个班级的,不过她已经请了长假,谁知道今天竟然会出现。

    “你谁啊,在这里欺负我朋友。”安书邑给了对方一个冰冷的眼神。

    过去将高知秀扶起来,发现她竟然在颤抖,“知秀,你没事吧?”

    这个女生不是别人,就是在高知秀转学之前的那个初中里欺负她的人,本来以后不会再见到她,没有想到在高三的时候又遇到了她,对方就转学到了她所在的班级。

    因为她一来就找高知秀的茬,看起来很不好惹,而且她爸爸还是一个官员,在一山算是有点权利,至少学校的老师是不太敢管她的,没有学身后敢跳出来帮高知秀。

    当然,大家也不喜欢这个女生了,所以也没有人告诉过她,高知秀和安书邑是好朋友。

    “书邑啊。”高知秀也没有想到安书邑今天就回来了,因为她训练很忙,她们联系的频率不是很高,而且她每天也要上很多的补习班,为了能够考上首尔的学校。

    她本来以为自己不会在怕姜硕美的,但是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发现,原来她对于曾经的被霸凌的经历并不能释怀,甚至她在面对霸凌她的人的时候,她还会感到恐惧。

    姜硕美虽然很坏,但是她也知道不是所有人她都能随便欺负,享受安书邑这样被封为韩国的国民英雄的人,如果她招惹了,她爸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安书邑先将高知秀拉出去,她现在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对。

    两人来到校医室,翘了一节课。

    “你怎么回事?最近一直都被那个女生欺负吗?”安书邑在学校里从来没有遇到过霸凌,像是全班一起孤立她的这种事情在她看来并不算,因为本身也是她不想和其他人有过多接触,这应该算是互不打扰,不算是孤立吧。

    她遇到的最严重的,其实还好在国家队的时候,不过因为她自己很谨慎,也没有被对方成功过。

    如果安书邑遇到有人想要欺负她,基本上她会立刻报复回去,就算是不能立刻报复回去,也不会隔很久的时间。

    但是高知秀好像不是这样,否则刚才那个时候应该直接一脚踩在那个女生的脚上,让她也感受一下痛。

    “书邑,我一直没有和你说过吧,我其实是在你转学之前的一周转学过去的,而在之前的初中里面,我一直遭受着别的女生的霸凌,带头霸凌我的人,就是姜硕美。”

    高知秀也知道自己应该反抗,这是安书邑一直以来给她灌输的思想。但是她一面对姜硕美就会很感到恐惧,这不是因为她真的很可怕,而是她自己心理上有阴影。

    “那你就尝试着去反抗,我不会一直在你身边,你要学会自己去反抗,别人没有办法帮你的。”

    安书邑今天可是看到了,班上那么多人,看到高知秀摔倒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所以寄希望于这些人身上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高知秀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她做不到,这不是她这样想想就可以做到的,除非她自己想把心理阴影消除掉才行。

    “那你在学校就和我待在一起,回家的话,让伯父来接你吧,你把被霸凌的事情告诉父母,他们会帮你的。”安书邑其实觉得这样的事情一定要让父母知道,当自己不能办到的事情,肯定要求助于父母呀。

    高知秀点点头,把安书邑的话听了进去,她有点感动,书邑果然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当年她主动和她说话真的是她做的最对的一件事情。

    平复了心情,高知秀和安书邑一起回到教室,老师看到她们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就让她们回座位。

    因为明天就要考试了,今天老师也没有讲什么其他的内容,反正该教的知识高一高二都已经教了,高三本身就是复习的阶段。

    安书邑根本不担心考试,她就算是在集训的时候,晚上的时候也在学习,在集训期间她就做了好几本练习册,算是学习和训练两不耽误。

    之前集训也是,她只在考试的时候回来参加考试,然后依旧是年级第一。

    甚至有人怀疑是不是学校提前透露题目给她了,但是又觉得没有必要,因为本身安书邑就是一个学霸,在集训之前也都是次次满分。

    姜硕美午休的时候过来找安书邑套近乎,“书邑啊,安宁,我是姜硕美。那个,其实之前只是绊了一下知秀,不是故意的。”

    安书邑根本理都不理这个人,她自己长了眼睛,当时也目睹了整个过程,“麻烦让开,你挡到我了。”

    姜硕美看着安书邑的背影,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没有想到这个冠军一点也不火被骗呢。

    她其实也很怕没有朋友,她在以前的班级里,算得上可以呼风唤雨,全班女生分为她收为跟班的和不喜欢的,不喜欢的就是她欺负的对象。

    但是没有想带高三的时候,她爸突然给她转学了,重点高中嘛,肯定是看成绩的,但是她成绩不是很行,这种学校她感觉很压抑,又没有朋友。

    高知秀的出现给了她惊喜,她还记得她,曾经她最开始欺负的人,现在又见面了。于是姜硕美开始欺负高知秀,她和以前一样懦弱好欺负,让她有了存在感。

    但是也因为她霸凌别人,班上其他人并不是很喜欢她,一向都是远离她。

    安书邑的出现更是如此,因为她根本不用怕姜硕美的背景,她一回来,班上的同学都松了一口气,姜硕美应该会老实一段时间吧。

    靠手如约而至,安书邑做题非常快,她很快就将卷子做完,然后操场上训练去了,就算是不参加集上,训练还是要继续的。

    安书邑回归了正常学习生活,那边金楠俊出现了新的机遇。

    他之前参加了一次选秀活动,因为外形等原因,遗憾的落选了。

    然后他消停了一段时间,致力于提升实力上,然后又去参加了另一个选秀big deal rerds,这次选秀他认识了一个rapper叫sleepi,他很是欣赏金楠俊,正好行内有一位制作人对这个小孩很感兴趣,于是他就作为中间人将这位制作人介绍给了金楠俊。

    “你好,你是金楠俊吧,我是方施赫。”方施赫是一个有点胖胖的,脸圆圆的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

    金楠俊之前就从sleepi那里知道是方施赫找他,上网查了一下方施赫这个人的信息,知道是一位非常有名有才华的作曲家、制作人。

    “方pd,您好。”他表现的很有礼貌,这样有名的人物表示要见他,很欣赏他,其实金楠俊是有些不敢相信的。

    “不用这么拘谨,我们坐下来慢慢聊。”方施赫表现的很和善。

    两人聊了一下音乐方面的话题,金楠俊说了一下自己喜欢的音乐,让方施赫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构想,关于出一个hiphop组合的构想。

    对于金楠俊的音乐才华,方施赫很是认同,虽然作词作曲方面的能力还不是非常成熟,但是只要稍加教导就能有很大的进步。

    “我打算以你为中心,制作一个hiphop团体。”方施赫直接说了,也算是在拉金楠俊进他的公司。

    “我吗?”金楠俊觉得受宠若惊,方施赫pd这么看重他的吗?顿时让他很感动,答应了下来。

    他之后就不能再以地下rapper的形式活动了,要像是练习生一样进行训练,这都是为了我出道,能够登上更大的舞台,金楠俊觉得是值得的。

    过后,金楠俊和安书邑在手机里说起了这件事情,“书邑,我现在是一个练习生了。”

    作为韩国的一大特,练习生数量其实是非常多的,所以安书邑也有所耳闻,“练习生?怎么这么突然?”

    她记得关于练习生的描述就是训练很苦,要是公司没有人性的话,各种事情都有可能出现。

    金楠俊和安书邑说起了他和方施赫见面的事情,“方施赫pd很看好我,我觉得他能够教我很多。”

    “他的公司是正规的吗?”安书邑问到。

    “是,我父母看过练习生合约的,还找了一个律师来看,没有什么问题。”金楠俊知道自家女朋友以后打算做律师,对于合约什么的都比较敏感。

    安书邑接广告代言的时候,都会很自信的看合约,如果合约上有什么隐晦的不合理的条款,她都能够找到。

    “公司给我安排了宿舍,我从屋塔房搬了出来。”金楠俊说到,他知道自家女朋友对于他住的简陋一直很介意,觉得他太苦了。

    “公司会提供好的地方给你们住吗?”对于经纪公司,安书邑并不是很信任。经纪公司本质上都是为了盈利,在练习生没有赚钱之前,应该不会给什么很好的待遇。

    “比屋塔房好多了,是住的公寓。”就是住的人多,不过现在公司还没有太多的练习生,就只有他一个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练习生,所以住的还不拥挤。

    “那就好。”安书邑放心了一点,“等我去了首尔去找你哦,去看看你的住处。”

    不亲眼看到,她是不会放心的。

    “嗯。”金楠俊沉默了一下,“书邑,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了。”安书邑怎么可能不想他呢,她都已经按捺不住思念,准备这个周末就去首尔,去看一看金楠俊。

    她的时间还是不够自由,等去了大学应该就会好很多。安书邑已经开始期待大学生活了,到时候可以让自家男友带她去夜店,见识一下里面的样子。

    一般大学女生经历的那些,她也想体验一下,等到金楠俊出道了,这些都没有办法体验了。

    “对了,听说经纪公司是禁止艺人谈恋爱的,你有这个禁止令吗?”安书邑虽然觉得这一条款其实根本什么效果,但是要是经纪公司真的拿这一条压人的话,那就很恶心了。

    “没有的,我可以恋爱哦。”他还要制作的,要收一点恋爱经历都没有的话,怎么写词作曲不过好像方施赫pd也没有问过他是不是有女朋友,是觉得他肯一定不会有吗?他也是非常有魅力的男人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来啦感谢在2019-11-17 17:59:03~2019-11-18 09:18: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iu~ 4个;游艺舒、水户洋平、雨过天晴、ji是个小可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颽 38瓶;蓝胖子 6瓶;无花 2瓶;南有丽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