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十九岁入世到现在,李天澜见过很多所谓的大场面。

    东岛决战时混乱不堪的乱局。

    雷基城内神圣双榜不断陨落凋零的长夜。

    李狂徒与王天纵的针锋对麦芒。

    摩尔曼斯那永恒一剑的恢弘壮阔。

    李天澜钟情于武道,最喜欢看的也是这些,那一缕缕在不同的情况下绽放的剑光与锋芒,在他眼中胜过全世界的任何美景,堪称是世界上最瑰丽的色彩。

    李天澜喜欢看这些,是因为他对自己的道路一直都很清楚。

    他还不是东皇的时候就见过剑皇与神的强大,见过轮回宫主的凌厉,见过林枫亭的闲云野鹤和不怒而威,见过司徒沧月的宁静淡泊。

    不同的无敌境,不同的色彩融合在一起,最终变成了黑色,变成了现在的黑暗世界。

    那一个个高手身上的锋芒,就像是黑暗世界巅峰处最美的风景。

    但李天澜从来都没有羡慕过什么。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也在路上,而且正在毫不停歇的向上攀爬, 迟早有一天,他会接近那些人所在的位置,然后走到超越所有人的高度。

    在纯粹的武道上,李天澜的自信足以支撑着他排山倒海,甚至开天辟地。

    他从来都没觉得自己不如其他人,事实上也是如此,曾经屹立在他面前的一座座高峰已经逐渐被他甩在身后,王天纵虽然还在前方,但超越不过是时间问题。

    所以他从不羡慕,没有敬畏,只是一路都在坚定而执着的向前。

    直到他成为东皇宫的宫主,直到他成为东皇,直到此时,直到此刻。

    扭曲的剑气如同山呼海啸,将稳定的空间彻底撕碎。

    虚空降临的瞬间,李天澜看到了一双眼睛。

    这是一种无从形容的感受。

    就像是一种从本能里涌出来的情绪,在灵魂深处不断爆炸,传遍四肢百骸,冻结了浑身上下的血液,凝固了思维。

    这种情绪陌生而复杂。

    是无比纯粹的恐惧...以及绝望。

    在此之前,李天澜见到过的最大的场面是什么?

    不,不是见到,而是感受到的场面。

    他感受到的最大的场面,其实并不是摩尔曼斯上空的那永恒一剑。

    也不是他在荒漠监狱时在屏幕上看到的撕裂北海王氏的那道陌生而熟悉的剑光。

    而是在北海决战时,在帝兵山脚下,他曾经隐约感受到过,却又仿佛是错觉一般,遮蔽了整片天空,甚至覆盖了整个星球的那种若有若无,却真正无处不在的锋芒。

    是北海决战结束后,面对李狂徒和江上雨的偷袭,他勉强模仿,但却抓不到半点精锐,可一点似是而非的剑气却在瞬间重创了江上雨和李狂徒的那片剑气。

    而在那之后,李天澜无数次的仰望夜空,但却再也感受不到那种剑气的半点气息。

    以至于李天澜都不确定,自己曾经感受到的到底是不是错觉。

    他无法评价空中那种虚幻至极但却又绝对真实的锋芒,那像是遍布天空每一个角落的剑气,又像是绝对完美绝对平衡的剑阵,又像是万事万物都遵循着某种规律的自然。

    是锋芒,又超脱于锋芒。

    是剑气,又完全超脱于剑气。

    李天澜无法评价那种东西,可那确实是他有生以来感受到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东西。

    他自然不知道那是时空回廊,战神界,人皇宫三位中立阵营的至尊联手布置下来,守护着真实环境,甚至可以守护整片星系的剑阵。

    但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种绝对震撼又完全虚无缥缈的恢弘。

    李天澜一直都认为,那两次仿佛错觉般的发现,也许就是自己一生之中感受到的最不可思议的画面。

    直到虚空中这双眼睛睁开。

    过往的一切仿佛完全支离破碎。

    他曾经想象到的那片覆盖天空超脱于剑气的画面,那无比恢弘的气象,在这双眼睛面前...

    根!本!就!不!值!一!提!

    那是巨人和蝼蚁对比的绝对落差感。

    那双瞳孔之中流露出来的并非是威严,而是一种绝对的,凌驾于一切之上,主宰掌控着所有的绝对意志。

    如果非要找一个形容词的话。

    那就是伟大。

    无法想象,不可触碰,绝无仅有,无法超越的伟大。

    巨大的仿佛没有边际的眼睛漠然的凝视着李天澜。

    丝丝缕缕的眸光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彻底击碎了李天澜内心所有的防御。

    前所未有的恐惧与绝望完全填满了李天澜的内心。

    在这双眼眸面前,他真的无从抗拒,所有的本能都在压迫着他即将支离破碎的身体,让他跪下,让他臣服。

    那破碎了空间的剑气本就全方位的透支了他的身体。

    李天澜身上密密麻麻的裂缝越来越多,身躯似乎随时都会崩碎成一地血肉碎片,可在这双巨大眼眸的注视中,他的身体状况却奇迹般的开始逐渐愈合,无数伤口出现的瞬间就完全消失,然后再次破裂,再次愈合,不断循环。

    无从抗拒的意志铺天盖地,覆盖了无尽的虚空压在了李天澜身上,让他臣服。

    极致的痛苦在李天澜的精神与身体上不断蔓延。

    虚空中似乎出现了一只又一只的眼睛,密密麻麻,所有的眼睛都在注视着李天澜,带着不同的情绪。

    残忍,暴虐,阴毒,兴奋,温和,慈祥,爱慕,仇恨,贪婪,渴望...

    每一种情绪都变成了最纯粹的精神风暴,如同刀锋一般搅动着李天澜的灵魂。

    “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天澜歇斯底里的惨叫着,凄厉的哀嚎声几乎撕裂了声带,所有的伤势在绝对意志的压迫下全部爆发出来,鲜血在他的嘴巴里流淌,李天澜的身体在巨大的压制下不断蜷缩,疯狂的颤抖着。

    时间似乎被拉长又或者说慢放了无数倍。

    一秒万年,十万年,永无止境的折磨从最细微的地方疯狂的撕扯着李天澜的一切。

    口中满是鲜血的李天澜惨叫变得含糊而沙哑,但却撕心裂肺。

    那是完全超越了人体承受极限的痛苦,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的最彻底的摧残与破坏。

    那道无数不在的绝对意志在剑气消散之后生生撑开了虚空,不断扩散,传递着最直接的思维。

    臣服者生,忤逆者死。

    李天澜死死蜷缩起来的身体在巨大的压迫中逐渐降低,在声嘶力竭的惨叫中,终于忍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

    虚空里不断绽放的眼睛愈发密集,所有的眼睛都在死死的盯着李天澜,巨大的折磨仿佛在一瞬间被放大了无数倍。

    跪下。

    臣服。

    顺从。

    放弃。

    放弃思想,放弃情绪,放弃所有。

    顺从。

    庞大的意志汹涌澎湃,肆无忌惮的在虚空中不断波动。

    已经单膝跪地的李天澜死死撑着下方如同实质的虚空。

    从精神到肉体的折磨越来越大。

    所有的一切都会有一个结果。

    在意识几乎完全破灭的边缘,李天澜能够意识到所有的结果。

    只要他放下另一条膝盖。

    只要他肯真的双膝跪地。

    只要他选择臣服这伟大的意志。

    所有的折磨都会消散。

    他身体的伤势会瞬间痊愈。

    整个人也会完全蜕变,完成最不可思议的突破。

    那种突破之后,他也许只需要随手一指就可以破灭眼前的联盟,易如反掌的击杀穿着机甲的使徒,随随便便的破碎眼前的虚空。

    只要他选择臣服,他可以在这里变成真正无所不能的神明。

    只需要跪下。

    只需要低头。

    只需要顺从。

    为什么不跪下呢?

    这种折磨之下,没人能撑得住吧?

    所以,只需要表个态就好。

    只需要听话就好。

    为什么不跪下呢?

    只要跪下,所有的一切就都有了。

    甚至可以统一全世界,只需要跪下就可以了。

    只是...

    凭什么?!

    这种用顺从换来的收获,到底是属于我自己,还是属于其他什么鬼东西?

    凭什么跪下?

    一种无端的怒火在剧烈的折磨下瞬间从李天澜内心升腾起来。

    他猛然抬起头,死死的盯着面前虚空里密密麻麻的眼睛。

    所有的惨叫被他完全压抑下去。

    他的身体剧烈颤抖着,七窍开始流血,身上不断扩散的裂纹重新变得密集。

    “凭什么?!”

    他缓缓问了一句,无比含糊,但却前所未有的坚定。

    漫天的眼眸似乎闪烁了一瞬。

    疯狂的折磨再次提升,而且是近乎翻倍的提升。

    “啊啊啊啊!!!”

    李天澜死死捂着脑袋,疯狂的咆哮起来:“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你配吗?啊啊!!!你配吗?”

    怒火肆无忌惮的在内心翻涌。

    他的躯体开始无声无息的崩碎。

    双脚,双腿,腰腹。

    密密麻麻的裂痕不断蔓延着,李天澜的身体碎裂成了一地的碎块。

    李天澜不管不顾。

    他的动作,他的内心,他的灵魂,所有的一切都在表达着最清晰的意志。

    他的意志在密密麻麻的眼眸面前是如此的微弱,微不足道,但却带着绝对的坚定。

    那是源自于灵魂的反抗与不屈。

    就算是千百万次的折磨之后,这种不屈都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嗡!”

    声嘶力竭的惨叫中,李天澜流淌着鲜血的眼眸陡然亮起了一片金色的光芒。

    刹那之间,金色的光芒刺破了虚空,照亮了整片战场。

    李天澜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