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反间计
字体设置
    看着江墨月被欺负,林琦薇心中那口气,再也憋不住了。

    她冲到江墨枫身前,大喝一声;“江墨枫,你太过分了!你简直就不是人,竟然为了我大表姐,而打自己的亲妹妹!你知不知道,墨月她是无辜的,她不过是说出了事实的真相而已!”

    “真相?你懂什么?”江墨枫抱着顾浅歌,看了她一眼,“既然已经入我江氏贵族,无论是不是我买进来的人,都是江氏贵族的人了!而且,若不是我和你已经领了证,我现在完全可以和小歌去领证的。”

    说着,他低头看向怀中的顾浅歌,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温暖:“小歌,是不是?”

    顾浅歌一愣,看向江墨枫,一阵暖流涌上心头。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做梦也不会想到,江墨枫,竟然会这样把她捧在手心上!此刻,她真的觉得自己无比的幸福,她,仿佛就是整个世界的心尖宠!

    “是的。”顾浅歌用那种像是醉了的声音说道。

    现在,她真是没喝酒,都觉得头重脚轻。

    江墨枫看向林琦薇,用手环住顾浅歌的柳腰:“看到没,连我的小歌都这么说。”

    其实,林琦薇看得出来,江墨枫就是在占顾浅歌的便宜,在林琦薇看来,江墨枫那所谓的“万尊之手”,又和大猪蹄子有什么不同呢?

    反正都是非礼女人嘛!

    但是,江墨枫这样,只会让女人感到无比心动,可能还会上瘾,而要是一般的无名小卒这样,只会让女人感到厌烦,说不准还要被抓去蹲几年牢。

    只是,顾浅歌完全是自愿的,她顺势就倒在了江墨枫的怀中,还呢喃着:“枫,我要你以后离表妹远远的......”

    “好,小歌,以后,我只宠你,好吗?”江墨枫怜惜地摸着顾浅歌的小脸,一副怜香惜玉的模样。

    顾浅歌这时可得意了,用眼神告诉林琦薇:看,这是我男人,羡不羡慕,嫉不嫉妒,恨不恨?

    林琦薇同样用眼神回敬她:你算什么东西,我和他好歹做过,而你呢?不过只是在他怀里躺过一阵子而已,而且你身上还负着伤,你是通过这种方式博得他怜悯的!

    不过,林琦薇心中,也不禁正视起顾浅歌来。

    她知道,若是她跳楼摔下来,江墨枫是不会管她的。

    顾浅歌其实说到底也没多大能耐,只不过是江墨枫气她用的诱饵罢了。

    江墨枫自以为林琦薇会吃醋,实际上,她才不在乎呢!

    江墨枫,终究是打错算盘了。

    林琦薇瞅着顾浅歌,为什么怎么都觉得,如果把江墨枫和顾浅歌比作纣王和妲己,而自己,就像是那个失宠的姜皇后呢?

    其实,在真正的历史上,妲己也可能是个贤良淑德的美女,这一点林琦薇无从考证,但是眼前这顾浅歌,肯定不是贤良淑德之人。

    贤良淑德的美女,会为了一个男人和自己表妹撕破脸皮吗?简直就是标准的绿茶婊。

    等一下,自己为什么会把自己比作失宠的姜皇后呢?

    难道,她还是在乎江墨枫的?

    不是吧......封神里,人家姜皇后在乎的,也不是纣王呀,而且她也没吃醋,她在乎的是殷商天下,是江山社稷。她可没有闲心和妲己争宠!

    好吧,她就装作自己是那个顾大局的姜皇后吧,假装不管眼前这一切......

    但是,她不能不管。

    争宠就免了,毕竟她也不想得到危险总裁的宠爱,即使成功了,那也有什么意义呢?想和他滚个床单,然后第二天就被像布娃娃一样扔了吗?

    她宁愿把这个机会留给顾浅歌,让她自己亲身体会一下,费尽心思从自己表妹手里抢来的男人,玩起来究竟有没有意思?

    不过,还不能让她这么快得到。

    林琦薇冷冷地看向江墨枫,尽力让自己显得比他更高冷:“你妹都被你整成这样了,快帮她揉揉,给她道个歉。”

    “对不起。”江墨枫懒洋洋地开口,扶着顾浅歌扬长而去,走了好远,还能听到江墨枫对顾浅歌甜蜜的话语,“宝贝,咱们上床。”

    林琦薇只觉自己被扇了一巴掌,又被泼了一盆冷水,冰火两重天,交织在她的心中,快要爆炸了。

    “喂,薇薇,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偏向你吗?还有,你究竟是什么身世?”这时,江墨枫突然背着小手跑过来,脸上那片火辣辣的伤痕,倒显得她更加可爱。

    林琦薇摊开手:“有话就说啊,别兜圈子。”

    “因为,嘻嘻,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江墨月愣了愣,随即信口说道,“人们都说,你是在某人写的魔道穿斗罗的一本中,冻千秋被魏无羡下了药生下的孩子,然后蓝轩宇找他算账去了,混战中把你扔下了地球......”

    什么呀?!净TMD胡诌!

    “江墨月,你给我有话好好说!”林琦薇也彻底被激怒了。

    江墨月吐吐舌头:“嫂子,人家跟你开个玩笑不行啊?”

    林琦薇想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不禁一笑。

    是啊,如今网络文学的受众群体都这么庞大了,她是不是可以在这里做一笔文章......

    江墨月见林琦薇莫名其妙的,问道:“嫂子,你不会相信了吧?”

    “滚,我还说你是江厌离的女儿呢。”林琦薇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她突然说道:“我有主意了。墨月,答应我,不要把这事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你哥和我大表姐。”

    说完,她回到了自己房间内。

    “小姐,您回来了!”白琼儿一见,急忙迎上来,手中还握着一支笛子。

    “这是!”林琦薇一见,神色大变,“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记起来了,她什么都记起来了!

    十五年前的那个晚上......

    只是,记忆消散得很快,只留下一个影子,稍纵即逝。

    她仿佛看见了雨夜中,那个黑色的影子从她身旁走过......好像比她大不了几岁。

    她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脑袋,一时不敢相信这一切。

    难道,江墨月说的都是真的?

    不,那也太不靠谱了!

    她好像从来未曾听人提起过这事啊!

    天哪,什么跟什么,若是那样,她倒宁愿继续当江墨枫的玩物!这样至少比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要好太多太多。

    她逼迫自己忘掉那一切,冲上前问白琼儿:“你这笛子,是哪来的?”

    “这个,奴婢不知道啊,刚才奴婢在收拾房间的时候,突然就翻到了。”白琼儿躬躬身,心里不禁犯起嘀咕:小姐这是怎么了,看到个笛子就这样?她莫不是疯了?

    “什么奴婢不奴婢的,现在又不是古代了。”林琦薇装作漫不经心地随意说了句,其实心里激起了惊天大浪。

    就在她房间里?

    林琦薇一把夺过笛子,只见上面刻着:陈情。

    她呆立在原地,一时僵住了,成了个十足的木头人。

    “小姐,恕我要离您而去了。”白琼儿眼底竟流下两行泪。

    林琦薇一问,竟得知白琼儿是因为林琦薇以江墨枫的身份伪造信件对顾浅歌传情,而白琼儿要告诉江墨枫,这件事是她做的,让江墨枫依法把她处以死刑,以求林琦薇脱离险境。

    “我有一计,可保你我不死。”林琦薇凑到白琼儿耳边,嘀咕了几句。

    白琼儿连连点头:“小姐,这真乃妙计也!”

    于是,当晚,白琼儿精心把“陈情”包装好,带了几万块钱,买通了顾浅歌那边的一名女佣人,把“陈情”给了她,让她以她家小姐的名义送给江墨枫。

    那女佣人点点头,随即捧着“陈情”朝大餐厅内走去。她知道,江墨枫和顾浅歌二人正在餐厅内宴饮。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江墨枫好酒量,但是顾浅歌已经醉倒在椅子上。

    女佣人一见,便装作急匆匆的样子跑来,把笛子给了江墨枫:“江大少,这才想起小姐让我给您一样东西,这才想起来呢,瞧我这记性。”

    “这是什么?”江墨枫皱着眉头。

    “这是一支笛子,小姐说,这叫陈情。”女佣人一字一句解释道。

    江墨枫脸色大变,手捧着盒子,颤抖着。

    “这肯定不是你家小姐给你的。说,这是不是林琦薇那边的人买通你,然后让你送给我的?”江墨枫嗓门提高了许多,声色俱厉。

    女佣人哪见过江墨枫这样子,心中急了,但是依然没招供,毕竟那几万块钱,可不能白收人家的!于是,她说道:“没有啊,就是小姐让我送来的。”

    她提心吊胆的,生怕江墨枫看出破绽。

    然而,江墨枫并没有说什么,缓缓接过盒子,轻轻说了句:“它叫陈情吗?难道说......”

    说完,他陷入了沉思。

    女佣人一见,心中也着实奇怪,一阵疑问自她脑海中升腾。

    刚刚白琼儿把这个给她的时候,也是一脸凝重的样子,还说这个是林琦薇特地嘱咐的,必须要保管好。

    她起初还不信,现在见江墨枫都这样重视,她便重新审视起这盒子。

    这时,江墨枫已经把“陈情”拿了出来,眼睛定格在这二字上。

    女佣人也看着它,愣是想不出来这究竟有什么特殊的。

    不就一支笛子吗?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