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我做你的依靠好不好
字体设置
    凛冬时节的风带着寒气从东境飘进南鸢主城内,随之一起的还有班师回朝的上官清。

    南鸢子民高呼晨辉星,上官泽明带着宫廷众人在南鸢主城城门口亲自迎接。

    上官清利落下马,对着众人行了礼才道:“父皇,儿臣复旨,上天有徳,我南鸢国土已顺利收复!”

    上官泽明仰天长笑,立刻上前扶起上官清:“清儿此去一路辛苦了,不愧是我南鸢的公主,不愧是我上官泽明的孩儿,比多数力拔盖天的男子汉更厉害!快给父皇说说这一路可平顺?”

    上官清起来,意味深长的看着上官舒与姚氏等人道:“自然是被很多人照顾,一路平安顺遂!”

    也许是上官清的目光太过于坚定,姚氏有些心虚的咽了咽口水,立马笑着拉住上官清道:“哎呀!平安顺遂就好,你可不知道你父皇每日每夜的念叨你呢!快,这一路风餐露宿,看着消瘦了不少,怪心疼的,咱快别在这里站着了,回去说,你父皇还命人摆了家宴,为你接风洗尘呢!”

    别管她说的是真是假,这一副母慈做派便让人没有办法说什么,于是众人这才浩浩荡荡回了皇宫。

    当夜,皇宫一座大殿之内欢腾热闹,上官泽明喝了不少酒,早早醉了,被凌氏扶回去休息。众人也就懒得应付,纷纷散了。

    承德宫内,上官晨命厨房做了好些上官清爱吃的小点心,二人坐于桌前,聊了起来。

    “他们动手了?”

    上官清将一枚茉莉桂花糕塞进嘴里才回道:“应该是,我看到有人的腰里配了二皇子的令牌,不过当时太过慌乱,一闪即逝,并不大真切。”

    上官晨闻言,目光寒冷,一拳重重实实的砸在了桌子上,桌上摆放精致的瓷器被震的轰轰作响。

    上官清笑了笑,安抚道:“哥哥,这也没什么,他们要是不出手,我才觉得奇怪呢,你看我福大命大,这样还不是活着回来了嘛!”

    上官晨深深叹了一口气,颇有些自责之意,上官清偷偷撇了两下,见上官晨的脸色丝毫没有好转,这才继续撒娇道:“哎呀~我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还要摆一个臭脸给我看不行??那我…我还不如不回来呢!”

    “不许胡说!”

    上官晨听她越说越离谱,这才立刻出声阻止。

    上官清立刻闭嘴,看着上官晨傻笑,好一会儿才说道:“哥哥,我有一件事儿想和你商量。”

    上官晨闻言蹙眉,上官清真的很少这么正经严肃的提要求…

    “你且说来听听。”

    “我…我想去灵山。”

    “去那儿做什么,你要是对修习术法感兴趣,完全可以找些游神散仙过来教你。”

    上官清摇了摇头,突然坚定道:“哥哥,这趟东境,让我意识到了一

    件事情。力量真的很重要,我去灵山学习术法,便是灵山的一员,于情于理,大家都会给份薄面,而且…此次收复东境,用的是你的计谋,如今边境军都对你敬爱有加,再加上朝堂之内也被很多人簇拥,若是再加上我的晨辉之名,你觉得父皇可能放心?俗话说盈满则亏,我们的势头过于强盛了!”

    上官清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细长的银针,扎在上官晨的心脏处,有好多次他真的很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她,从小他不在身边,任由上官清被人欺凌,被芮姬打骂如今他依旧没有能力,保护上官清一生顺遂自由。

    上官晨抬眼看着上官清坚定的面容,仿佛是在做最后的挣扎:“你可想好了?修习术法之路艰苦辛劳,远非常人所能承受,而且……灵山收徒的条件苛刻无比,你也不一定能成功,若是失败了,你在南鸢怕是……”

    上官清自然知道上官晨担心什么,一但她无功而返,自然会成为整个南鸢的笑话,到时候,闲言碎语四起,每人一口唾沫星子都足以让她难以生存。

    “哥哥,你放心吧,此去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在东境我遇到了一个神族的前辈,是他叫我去的!”

    如此,上官晨虽然心里千不愿万不愿也无法出口阻拦,上官泽明的行事作风,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兄妹二人确实太过扎眼,引人嫉妒,让人胡思乱想!上官清要真出去了,倒也安全自在些,至少可以远离这深宫内的阴谋诡计。

    当夜承德宫内,一片温暖祥和,二人像是达成了共识,不再谈论这件事情,反而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好不快乐。

    屋外冰雪初消,在太阳下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水洼,如果不是来往的人依旧穿的厚厚的棉袄,还以为是刚刚下了一场大雨呢!

    一大早,上官晨便替上官清收拾好了行礼,一直跟着上官清的马车,将她送到城门外的十里坡处,这才好好叮嘱了一番。上官清一一答应,直到快午时了,上官晨这才放了人。

    上官清起初有些不舍,不过这南鸢主城以外的空气着实令人神往,于是走着走着,心情越来越舒畅,尤其是出了南鸢境界的时候,更是觉得天地一下子开阔了起来。整个人就像是脱缰的野马,再也拉不住了。

    二月,天地之间吹动的空气还夹杂着一丝寒气,历经三个月的长途跋涉,上官清终于到了灵山底下。

    今日难得的春风和煦,阳光正好,是个适合出门的好天气,上官清带着跟随自己来的小厮,随便找了一处驿站休息,然后奋笔疾书,写了一封家书,交由小厮们带回去,而自己则轻装简行,独自上了灵山。

    一路上风景极其优美生动,虽然才二月的天气,但是灵山一带早

    已绿茵茵的一片,偶尔还能看到几朵开的娇嫩的花儿。

    大约两个时辰的路途,前方一片清脆的欢闹声,好些少年人全部聚集在灵山山门前三五成群,有说有笑。

    上官清一眼望过去,偶尔能看到几个眼熟的人,因为国家与国家之间也会有交谈来往,所以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出现在南鸢国宴上的身影,比如说此刻被众人簇拥的龙华太子--席渊!

    这个人也算是一个看不透的很角色,虽然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清风明月,一派儒雅,不过上官清每每对上他的目光,总觉得像是被蒙了一层纱一样,难以看破。

    也有一些少年人看到了上官清。上前与她打招呼闲谈。上官清立刻面带微笑,一一应对。

    忽而眼睛一撇,看到了一道极其瘦小的伽蓝色身影。那人穿着伽蓝色的束腰便裙,双手抱胸,斜斜的靠着树,整个人隐在一片绿荫之中,世间纷纷扰扰,似乎都与其没有任何关系。

    这里的少年们皆三五成群,出双入对,从她身边来来往往也走过了一波又一波的人流,不过她就像是入定般,丝毫不见响动。

    半个时辰后,灵山门前终于有了响动,上官清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聚集在那道蓝色身影上,有人讲了什么她以不记得了,直到有人喊到“恭迎神使!”她才慢慢回过神来。

    忽而空气像是被压缩了般,变得稀薄起来。每个人都觉得呼吸困难,然后灵山门前出现了一道紫色身影。压力渐渐消失,上官清抬头望去,只见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睛里,今日他没有喝酒,看起来身姿挺拔,儒雅了许多,不过依旧是极好看的,上官清明显听到周围的少女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偷偷说他好看呢!银烨只是交代了几句便将这群人儿丢给神官,走了。

    上官清回过神来,人已经走了一半儿,突然她看到那道伽蓝色的身影终于动了动,离开了树干阴凉,暴露在阳光下。

    上官清挑了挑眉,她的肩背挺的很直很直,看着极其挺拔坚韧,就像是一颗还未长大的青竹一般垂直着。身上披着同时伽蓝色的斗篷。

    趁着上官清愣神之际,那人已然摘掉了斗篷,露出白皙精致的五官来。

    上官清错愕,那人全身皮肤要比寻常人再白上几分,甚至有些不健康的煞白,看着就像是冬天里的雪,春日里枝头盛放的白梨花。一头如墨如瀑的黑发用一支简洁的玉簪束了起来,只額前有些碎发随风飘动,面如朝霞映雪,眉如春叶新裁,朱唇似桃花两瓣,俏鼻高耸直立若青峰不败。

    不过最让上官清惊叹的,当属那双说不清道不明的眸子,你要说它像一潭死水,可其中明明满载星辰大海,可你要说它像星辰大海,明明深邃

    沉重,惊不起一丝波澜。就像是看遍红尘,生命快到尽头的老人,眼里不悲不喜,没有丝毫的情绪泄露,又像是刚出生的婴儿,眼里满是对世界的向往。乍一看又好像空空荡荡,太过平静,什么都没有,无端透露出一丝凉薄来…啧,实在是奇特的很。

    上官清很感兴趣,一路都若即若离的跟在那道身影左右。

    不过这个人确实是够奇特,丝毫不按她的想法行动……

    比如说此刻,上官清坐在桌前,目光直戳戳的盯着对面正吃饭的人。说了一大堆,让那些换来了一句……“你的手压到饭粒了?!!!”

    上官清只觉得面上烫的紧,立刻轻咳,缓解尴尬,见那人毫不在意,自顾自的吃饭,这才算是平净下来。

    (本章完)

    还在找"至尊灵妃:帝君太会撩"免费?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