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魔鬼教官江楚恒
字体设置
    第三十一章 魔鬼教官江楚恒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所有的学生在各自的班级集合。(书=-屋*0小-}说-+网)  李海棠背着书包走进高一一班教室时,抬头就看到了坐在最前排的周云阳。

    周云阳也看到了她,单纯兴奋地喊了起来:“李海棠,我们真的分到了同一个班,我这旁边的课桌没人坐,你快过来坐。”

    教室里的同学都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们,男女可以同桌吗?就算是可以同桌,这么兴奋的当面邀请,真的好吗?

    李海棠在心里大大翻了一个白眼,天呐,入学第一天就闹出这事来,估计以后要被同班同学笑话三年了。她本不想坐过去的,可是若是特意地避开,别人肯定还会编排出什么来,还不如大大方方地坐过去。

    想通了这一点后,李海棠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走了过去,同时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你是个三十几岁的灵魂,对方只是个十几岁的心思单纯的孩子,不要多想,不要多想……

    等她一坐下,周云阳就兴奋地拉着她聊了起来:“李海棠,借你的那本书我还没看完,我过几天再还给你。”

    “好。借你的那一本我也还没看完,估计要军训完才能还给你了。我昨天又去市里新华书店买了很多书,到时候我们换着看。”

    “好啊,好啊,你下次再去买书的时候记得喊我一起去。”一谈起书籍,周云阳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里面饱含着十足的求知欲。

    “行。”李海棠笑着应道。

    周云阳双手趴在课桌上,清隽略显棱角的脸上漾着灿烂的笑容,开心告知道:“李海棠,我跟你说,昨天晚上表哥给我打电话了,他说楚恒哥今天会来我们学校,当我们这一届高一新生的教官。”

    “啊?江楚恒当我们的教官?”李海棠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要不要这么巧啊?

    周云阳对这件事情好像特别的开心,连连点头道:“对啊,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带我们班。听表哥说,他在训练的时候非常严格刻苦,他们一同长大的朋友都比不过他,经常被他教训得哇哇叫,希望他教导我们的时候手下留情点。”

    李海棠一阵无语,这个傻小子说话还是独有的风格啊,也不怕自己是下一个哇哇叫的人。

    他们俩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格外清晰,大家自然都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故此猜测他们俩是比较要好的旧识朋友,心里的八卦直接按捺下去了。

    七点半,高一一班的班主任老师走了进来。对方是一个年纪四十出头的男老师,身材高大魁梧,五官平凡普通,面容严肃,一双犀利的眼神扫了一眼教室里同学,声音洪亮道:“各位一班的同学,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周其峰,也是你们的数学老师。你们都是从各个县市考出来的尖子生,我希望大家来到潭市一中后继续努力学习,完成各自的梦想。”

    “从今天起开始为期五天的军训,军训的地点在操场上,八点半开始。现在第一组前面五个同学过来帮忙搬下军训服装和鞋子,大家按秩序领取好后快速回宿舍更换衣服,八点二十五之前赶到操场。”周老师说完以后大踏步离开教室了,被他点名的五个学生也齐齐跟了过去。

    李海棠分到自己的迷彩服后,撒腿就往宿舍里跑,她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其他的舍友也正在匆匆忙忙地换衣服。

    穿戴整齐以后,三两个一群快速朝操场上赶去了。李海棠很快就找到高一一班的集合点,他们高一一班总共六十个学生,其中二十个女生,她的个子在班上女生中偏中上,站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

    班主任刚点完名,一列穿着迷彩服的教官列队走了过来,与各班班主任交接了一番后,开始了高一新生的军训生活。

    李海棠咬着嘴唇,呆呆地看着站在她面前的教官江楚恒,这世间的事情要不要再巧一点?为什么她的教官是他?可不可以换一个?

    容貌俊朗的江楚恒一出现在高一班,立即就收到了很多崇拜的眼神,只是他的眼神并未多逗留在别人身上。从喜笑颜开的周云阳身上,直接跨度到满脸纠结的李海棠脸上,深邃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这个丫头长高了,又变白了,只是她又在纠结什么?怎么老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感觉呢?

    这一天上午学习了小半个小时的整理着装,在烈日下站了半个小时的军姿,随后又学习了立正稍息,向左看向右看的训练内容。

    江楚恒确实是个很严格的教官,训练时一丝不苟,脸上也没有一点笑容,中途休息时间也绷着脸,有些想上前搭讪的女同学被他的冷脸吓得根本迈不出脚,直到三个小时后才解散休息。

    解散声一下,身子较弱的几个学生直接瘫倒在地上了。李海棠常年在家里干活,这点运动强度倒是不觉得辛苦,就是被太阳晒得有点头晕,给江楚恒扔了一个“你厉害”的眼神,快步离开回宿舍清洗了。

    江楚恒眼带笑意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随后与凑上来的周云阳交谈了几句,与其他教官一道去食堂用餐了。

    李海棠回宿舍洗了个冷水脸,拿出饭盒去食堂吃了饭,回到宿舍午休了一个小时,下午又开始了军训。

    下午的军训刚一开始,江楚恒就检查了着装,九成八不合格,俯卧撑伺候了大家。

    李海棠的帽子稍微戴歪了一点,也被罚了两个俯卧撑,其中一个最惨的被罚了五十个。

    接下来的训练过程中有稍不合格的地方,俯卧撑,蛙跳,跑步,站军姿等各种惩罚轮流伺候,高一一班连队叫苦连天,其他班的连队幸灾乐祸地笑着。

    当然,幸灾乐祸的下场就是同等对待。

    从这一天起,大操场上一片鬼哭狼号,潭市一中的高一学生都记住了“江楚恒”这个魔鬼教官的名字。

    五天军训下来,李海棠好不容易养白点的皮肤再次变成了小麦色,其他同学也黑了一圈。江楚恒好似非常满意,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最后一天下午还组织大家发表军训感想和文艺表演。

    学校的短期军训任务完成后,江楚恒等教官就要离开了。离开前,他主动找周云阳和李海棠私下见了一面,给他们各自送了一支钢笔做升学礼物。

    李海棠觉得受之有愧,身上又没有合适的礼物回送给他,匆匆忙忙赶回宿舍拿了几斤她从家里带过来的花生酥和瓜子酥送给他。

    江楚恒提着她硬塞的“礼物”,眼带笑意的与他们告辞了。

    送走江楚恒后,李海棠准备回宿舍,周云阳打算回教室,刚转身他们就遇到她的高冷上铺夏琳,很显然她刚刚看到他们三人告别的场景了。不过,这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李海棠很大方的与她点了下头,与周云阳一路有说有笑地走了。

    夏琳盯着他们的背影看了一眼,再次恢复高冷的模样,抱着书本进教室了。

    当天晚上,他们高一一班开了班会,选出了班干部及各科课代表,班长是全班一致投票通过的男生王鹏,他的竞选演讲特别有感染力,人也特别热心,极其乐于助人,副班长是一个女生刘雅怡,李海棠是英语课代表,周云阳是物理课代表。

    最后在座位调整上,班主任“无情”的将周云阳和李海棠分开了,班上男女同学数量都是偶数,自然就不安排男女同桌了,不过他们还是坐在前后桌的。

    李海棠的同桌是一个圆脸活泼女生,叫林佩佩,她是个走读生,家就住在学校附近不远。在军训的时候就已经相互认识了,此刻换好座位后,相互闲聊了几句,很快就熟稔了。

    而另一边返校的江楚恒也已经回到了国防科大宿舍,将行李包里的衣物叠整齐放置衣柜后,看到包里剩余的白色纸袋,他嘴里微微翘了下,拿出来准备看下那个小丫头硬塞给他的礼物是何东西。

    他打开纸包,看到里面是一大包吃的糖食,不太爱吃甜食的他眉毛蹙了下。

    同宿舍的同学刚洗完澡结伴走回来,一眼就看到桌上的吃的,与他关系最好的吴天宇在他肩膀上拍了下,调侃道:“楚恒,好小子啊,还记得给我们带点吃的回来,不错。”

    也不管他,直接捏了一块丢入嘴里,尝了两口,赞道:“好吃,这是潭市的特产吗?味道真不错,比我家乡的桂花糕还好吃。”

    其他人也不客气地捏了一块吃了起来,纷纷表示道:“确实不错,也不是很甜,很脆很香,适合我们大老爷们儿吃。”

    “刚好今晚上没吃饱,吃点甜的补充下体力,楚恒,你真是个贴心的小棉袄啊!”

    “哈哈……哈哈……”

    江楚恒见他们都说味道不错,刚捏一块进嘴角,突然听到这么一句“夸赞”,眉头微挑,盯着那罪魁祸首幽幽道:“林业,你皮痒了,要松松吗?”

    “哈哈,不用了,皮今天已经被万恶的大魔头松过了,不需要你这小魔头帮忙了。”林业吊儿郎当的倚靠在椅子上,抓了一把花生酥一个接一个的丢入嘴里,咔嘣咔嘣咬得很响。

    手里的花生酥被他们分走一半,江楚恒默默地将剩下的半包包了起来,打开下面的另一个报纸纸包,是不同的瓜子仁酥。他率先捏了一块尝了下,味道确实不错,他这个不爱吃甜食的人都喜欢吃。

    其他人毫不客气的各自抓了一把吃了起来,吴天宇道:“楚恒,这东西好吃,你不是有朋友在潭市吗?让他再给我们寄些过来,多寄点,给我们训练过后累了打牙祭。”

    江楚恒淡淡道:“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她是潭市一中的学生,应该是她家里给她准备的零食,我回头写信问问她吧。”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脑子里总是想起那双清亮有神的大眼睛,突然就开口答应了他们。

    吴天宇注意到了他眼睛里一闪而逝的笑意,眼睛一亮,八卦道:“对方是个女的?”

    江楚恒没好气道:“是,是个女的,十五岁,刚上高一呢。”

    吴天宇挑眉道:“好小啊,你这是连祖国未来的花朵都不放过,真是太缺德了。不过年纪小也没事,等我们毕业她也念大学了,等她大学毕业,啧啧,年纪刚刚好。”

    江楚恒一把将桌上的吃食收了起来,对着他吐了三个字:“滚犊子。”没理会其他人的笑闹八卦,他拿起洗漱用品去澡堂洗澡了。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