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二十六、考试恶作剧
  字体
    今天是十月十五号,从今天开始,学校将进行本学期的中期测试。  首次是历史题测试,其次是语文、数学及其他科目。

    助教在汪老师的授意下,将一沓子试卷发在每个学生手中,然后将教室内所有的日光灯打开,拉上厚厚的紫色布窗帘,显得戒备森严。

    汪老师坐在讲台上,一边摇着灰白的纸扇,一边严肃地在每个学生的脸上扫来扫去:“本次考试很重要,是对你们进入三年级以来的一次综合测试。通过测试,能让你们对自身的强项和弱项有更清晰的认识。”

    王小童百般无聊地坐着,当助教将试卷放在她面前时,她瞟了一眼上面出现的朝代名称和历史人物名称,脑子里瞬间闪现出一个疯狂的念头,就是将试卷搓成一个团,朝那面巨大的电子荧光屏扔过去。

    可是她不能那样做,那样会让她受到很严厉的惩罚,即使不被开除,也会被叫到教务处写检讨,然后当着全班甚至全校师生的面前诵读。

    她瞟了陈天智一眼,试卷拿到手上后,他就已经在开始做了,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当然了,别说这种初中三年级的题目,就是大学三年级的试题,他也一样能通过。

    人与人之间就是有这么大的差距,造物主似乎刻意在人世间制造平衡。他的真实身份只是一个孤儿,而她是官宦富甲人家的公主,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千金小姐。他在遇到她之前,连学都没有正经上过几天,学习成绩却可以轻松秒杀一切学霸,在全市乃至全省全国都能排得上名号。他上次说智商多少来着?好像有二百六,天啦!她测试过好几次智商,每次都才120左右。

    她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做了一个夸张的怪样,将手上的笔像玩魔术一样转了好几圈。这时汪老师犀利的眼神朝这边看过来了,她赶紧停止转笔的动作,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趴在桌子上看起了试题。

    前面几道题看起来也不难,她拿起笔,飞快地填写了答案,然后又将其他试题看了一遍,把一些不难的试图全做了。接下来的题,就只能靠蒙了,蒙对一个算一个。

    就在她准备蒙题的时候,助教出去了,好像是要去拿水杯,他的水杯忘在办公室了。她想起自己一早上也没有喝水,于是将水杯拧开喝了一口水。

    这时前面出现了一点细微的动静,是林夕瑶,她用胳膊肘碰了碰陈天智,想让他给她抄答案。

    王小童嗤之以鼻地冷哼了一声,将水杯放好,把刚刚想出来的两个答案匆匆忙忙地填了上去。

    填完后,还有最后几道题,她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确切的答案。于是拿笔在演草纸上写来写去,画来画去,最后实在想不出来了,气的一把将演草纸搓成一个圆团,狠狠地一把砸在桌面上。

    圆团骨碌碌地朝地上滚去,她愣了一下,想弯腰将它捡起来,却发现助教已经进来了。于是赶忙坐起身子,用脚尖轻轻一挑,想将它挑到面前用脚踩住。

    却没想到纸团被挑了一下后,快速向前滚了几圈,不偏不倚地滚到了林夕瑶的脚边。林夕瑶正低着头,当她发现地上有个纸团后,以为是陈天智扔给她的答案,于是慢慢弯下腰,将它捡了起来。

    助教早已发现了这边的异常,正在朝这边走过来。就在林夕瑶捡起纸团的一刹那,他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将她捏住纸团的手牢牢控制住了。

    “这位同学,你在作弊。”助教严肃地说,继续抓住林夕瑶的双手,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几乎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汪老师扶了扶眼镜,用夸张又惊讶的表情看着林夕瑶:“这位作弊的同学,你的考试资格被取消了。你先到教务处去等待处理,其他人继续考试。如果被发现作弊,你们将会受到非常严格的惩罚,这将成为你们今后人生中的污点。”

    大伙被惊得面面相窥,都张大着嘴,无不惊讶地看着林夕瑶。

    林夕瑶被助教带出去了,不不,严格来说,应该是被拎出去了。助教拉着她一只瘦弱的胳膊,把她向外面用力拉。她低垂着头,脖子像挂了千斤重物一样,几乎要垂到胸口上去了。廋弱的背部弯曲成一个弧形,就像被油煎炒过的基围虾,看上去十分可怜。

    王小童惊讶地看着林夕瑶被带走,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并不是她故意而为之,她只是情急之下,却没有想到……她觉得自己应该出面去澄清,可是双脚却像灌了铅一样,根本就动弹不得!

    考试结束后,正好下课了。大伙都在讨论这件事,有些人有点幸灾乐祸,但在江惠欣面前又不好表露出来。有些人则很担忧,认为林夕瑶会被学校开除,为她感到惋惜。

    一个女生叹息着说:“唉,夕瑶真的会被开除吗?那也太惨了!”

    陈天智说:“放心吧,不会开除的,这只是一次期中测试,不是大考。就算是大考,也不会因为一次作弊就开除学生。”

    江惠欣说:“是啊是啊,夕瑶是初犯,她是不小心的,没有前科,不会受到很严重的处罚。再说,那个纸团也不知道是谁传的,一定是不小心丢到她这里,她觉得好奇才去捡起来。结果正好被助教看到了,真是倒霉!”

    大伙都开始猜测那个纸团的事,到底是谁扔的纸团呢?大家猜来猜去,都猜到陈天智身上。

    “天智,那个纸团是你扔的吗?”江惠欣小声问。

    “不是我,”陈天智摇了摇头,“我不会干这种事,这样很容易被抓到,而且纸团上的字迹很容易辨认。”

    “哦,那到底是谁扔的纸团呢?”

    就在大伙都在猜测谁才是纸团主人的时候,林夕瑶回来了,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看上去刚刚哭过,显得楚楚可怜。

    “怎么样?学校没有开除你吧?”李晴婉好奇地上去问了一句。

    “开开开,开个鬼呀!”林夕瑶嚎啕大哭起来,“要怪就怪我自己,我以为是天智扔给我的答案,急忙捡起来,结果就被抓了。”

    “哦!”李晴婉莫名其妙地被吼了一顿,有些尴尬地退到一边,脸红红地将两只手交叉在一起,手指绕来绕去。

    江惠欣说:“我们大家也都以为是陈天智扔给你的答案,可他说不是他扔的。”

    “我是有向他要答案,但他没有理我,然后我就看到我脚下有个纸团。怎么这么倒霉,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林夕瑶说完,又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起来。

    “那个纸团到底是谁扔的呢?”江惠欣疑惑地问,将目光在周围的人身上转来转去,“有谁能站起来承认吗?”

    大伙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半天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那纸团上到底写的什么?是答案吗?”潘紫莹问。

    林夕瑶说:“谁知道写的什么东西,画的跟鬼一样,字迹都看不清,根本不是什么考试答案,真是气死我了。”

    “哈哈哈!”李晴婉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