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会让恐怖无限制的增强。

    邹阳拄着受伤的手臂,每走几十米都要休息一会儿,不断滴答落下的鲜血,正在一点点消耗他的生命。

    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自己躺在地上,痛苦等死的场面。

    在他的记忆中,自己刚刚离开的时候,李明被毛楚楚的怨灵扼住的咽喉,而周维涛则是冲进了车里。

    大部队,其实已经是凶多吉少!

    “会不会,自己已经是最后一个还活着的人了?”邹阳靠在一辆车的前盖上,大口大口的呼吸声。

    四周静悄悄的,灯光很暗,将角落里的yi暗映衬的更加恐怖。

    邹阳胡思乱想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慌感觉涌上了心头。

    这一刻,他甚至想自杀!

    因为,活着实在是太痛苦了。

    渐渐的,邹阳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的世界也越来越暗。

    最后的挣扎时间,他隐约看到毛楚楚站在不远处朝他招手,一脸微笑的喊道:“阳子,快来啊!”

    “不要!”

    邹阳死死的把指甲扎进自己的腿里,疼痛的感觉让他的意识又清醒了一点儿。

    “我想活啊!”

    邹阳死死的咬着牙,因为过度的用力,zui唇渗出了鲜血。

    手臂断口的地方,鲜血已经凝固。

    邹阳真的是太累了,到最后他直接平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凶膛微微起伏着,目光无神的看着头顶上方的管状灯管。

    此时此刻,任何一点儿风吹草动,都能够夺走他已然枯竭殆尽的生命。

    不知道过了多久。

    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一个世纪

    邹阳都以为自己死了,直到他的耳畔传来几道熟悉的声音。

    “涛哥,那好像是邹阳!”这是李明的声音。

    “我们过去看一下吧!”这是谭进的声音。

    “算了吧,指不定哪里就藏着一只鬼!”李阳说道。

    “不对,邹阳好像还活着,你看他的手指头还在动!”谭进眼尖的道。

    “我去看看!”这是周维涛的声音。

    然后,周维涛走了过去。

    邹阳的意识昏昏沉沉,直到一股冰冷的感觉突然冲进脑海,这种感觉激灵的他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却是周维涛的脸,他的手上抓着一瓶矿泉水,里面的水已经没了,周维涛随手扔掉了瓶子。

    “阳子,还能说话就应一声!”

    周维涛有些感慨,他没想到邹阳还活着,这般算下来,其实到现在为止就死了毛楚楚一个人,而且毛楚楚死的ig冤枉的。

    “涛……涛哥!”邹阳愣住了,刚才的沉睡让他恢复了一丝力气,身体的状态比之前好了一点。

    他以为所有人都死了,没想到大家都还活着,这让他如何不激动。

    一时间,兴奋,后怕,难受,各种情绪交织,邹阳直接飙泪了。

    像个小孩子一般,直接抓住周维涛的手臂,大声哭了起来。

    “大家都还活着,呜呜呜,真是太好了!”

    “阳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周维涛注意到邹阳用外套包扎起来的左臂,很明显手已经没了,于是问道。

    邹阳从来没有一刻感觉周维涛是如此的美好,就好像是太阳,一下子刺破了黑暗,连恐惧都被逼退了不少。

    在周维涛的询问下,也是一股脑的把事情都讲了出来。

    “切掉自己的一只手,可以让自己在一分钟内免疫鬼魂攻击吗?”周维涛喃喃自语,眼睛微微发亮,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这倒也是一种保命的手段。

    其实,刚刚他们也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

    他们来到了区,遭遇到了之前邹阳遭遇到了母女鬼魂,若不是周维涛手中的钥匙发挥了作用,在不久前,队伍肯定就全军覆没了。

    现在,能够活下来,而且能够和邹阳重逢,周维涛的心底多少也是有点儿喜悦的。

    “能不能站起来?”周维涛问道。

    “我试试!”邹阳抓住周维涛的肩膀,努力尝试了几次后,终于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

    ”涛哥,这个鬼地方既然给了我们这么多提示,那么久一定有生路存在的,或许这就是一场恶灵戏耍我们的游戏,我们一定要找到生路!“见到这么多熟悉的人,邹阳的情绪也稳定了不少,而且他刚刚经历过一场恐怖,不知道怎么的,心底对于鬼魂的畏惧感也淡了不少。

    “嗯,我们一定要活着走出这里,出去了,我们找个地方,金盆洗手,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周维涛用力的点了点头:”阳子,你不是说你们老家的云海特别美吗,有几乎一定要带我去看看!”

    “一定!”邹阳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

    “我们在区,看到了一条向停车场外延h的路,阳子,这里距离区差不多一千米,你一定要坚持住!”周维涛说道。

    &bp;&bp;&bp;&bp;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