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六章 冰山雪莲
字体设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死海与东海隔岸相邻,而凤馨阁与东海相邻。(书=-屋*0小-}说-+网)也就是说凤馨阁与死海之间隔着东海。

    柳逸然与花如月御风而行,从死海前往凤馨阁。路途东海,海面波涛汹涌,波澜壮阔。飞过东海,落到东海岸边。

    花如月拿起玉玲珑,轻声问道:“你有把握说服阁主吗?”

    玉玲珑微微闪烁着蓝光,娇声道:“放心吧,我会说服阁主的。”

    一道孤独的身影站在海边,正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似思念,似幽怨,似期盼。

    柳逸然一眼望去,对花如月道:“如月你看,那好像是翠儿。”

    花如月顺着柳逸然指的方向望去,嘟起嘴,低声道:“你去看看她吧。”

    柳逸然的手指轻轻的在花如月的脸上划了一下,轻笑道:“你不吃醋吗?”

    花如月娇哼道:“我让你和她说明白,又没让你和她相爱。她自己也挺可怜的,说明了一切她也少一份忧愁,少了一份思念。”

    柳逸然叹道:“我这就和她说明一切。”

    柳逸然向翠儿走去,花如月偷偷的和玉玲珑说道:“玉玲珑,逸然没有和翠儿相爱的意思吧?”玉玲珑道:“放心吧,他的心一直在你这边。”花如月稍微安心,望着柳逸然与翠儿。

    柳逸然来到翠儿身边,轻声道:“翠儿妹妹,你很喜欢独自看海吗?”

    翠儿回过头,神情激动,高呼道:“柳大哥,你怎么来这里

    ?”

    柳逸然道:“我是来和阁主交待一些事情。还有,就是有些事要和你说明。”

    翠儿疑问道:“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

    柳逸然左望右望,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脸色极其的不自然。

    远处的花如月看着柳逸然此时的情景,小声笑道:“逸然哥哥害羞了。咯咯。”

    翠儿疑问道:“柳大哥,你到底要说什么?”

    柳逸然轻声道:“翠儿妹妹,我知道你喜欢我。”

    翠儿脸色娇红,心中暗喜,以为柳逸然也喜欢上了自己。

    柳逸然继续道:“但是,我的心只能容下如月一人。再也放不下其他的人。所以你不要这样了,以后我还是会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对待你。”

    翠儿的心情极度转变,从惊喜变成失望。低声道:“既然柳大哥不喜欢我,我也无话可说。祝你和如月姐姐幸福。”

    说完,便向远处跑去。隐约可听见翠儿哭泣的声音。

    柳逸然无奈的摇摇头,回到花如月身边。

    花如月问道:“怎么样了?”

    柳逸然叹道:“她很伤心,现在正跑去一个人哭泣。”

    花如月轻轻的推了柳逸然一下,骂道:“翠儿那么可怜,你怎么不去安慰她。”

    柳逸然道:“我不是怕你以为我喜欢上翠儿才没有去安慰她的。”

    花如月轻笑道:“笨蛋,如果你对我有二心,玉玲珑会告诉我的。你快去安慰安慰人家吧!”

    柳逸然仍旧一脸的木然之色,答应了一声便向翠儿的方向走去。

    花如月自语道:“傻蛋。什么都好,就是在感情方面像个木头似的,一点都不会安慰女孩子。”

    就在这时。花如月怀中的玉玲珑突然颤抖起来。花如月问道:“玉玲珑,你怎么了?”

    玉玲珑小声道:“我感觉一股强大的气息向这方而来,恐怕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就在这时,一股污气传过,地上冒出一股黑烟,黑烟散去。西门泰山竟出现在花如月的眼前。

    花如月惊讶道:“是你,你怎么还没有死?”

    西门泰山阴笑道:“花如月。这次我不会再让你逃掉,乖乖受死吧!”

    玉玲珑小声对花如月说:“此人一肚子的邪恶想法。你要小心啊。”

    花如月身外发出赤红的火焰,施展御凤飞仙,打算一击毙命。

    花如月身外的火焰逐渐燃烧,眨眼间形成了一道赤红体。高喊一声,只见一团火焰从天飞起,随后变成无数团小火焰,犹如火雨一般向西门泰山击去。

    西门泰山身体前挺,伸出双掌,此时的西门泰山犹如磁场,极力的吸收火焰。西门泰山身外产生一道漩涡,无数火焰在漩涡中旋转。出现一幅惊人的场面。

    这时,柳逸然与翠儿来到花如月身边。柳逸然问道:“他怎么又来了?”

    花如月道:“先别多说,先想想办法如何对付他,他现在所施展的法诀极其诡异,好像什么都不怕,反而还将我所施展的纯阳烈火吸收。”

    柳逸然轻声道:“要像你所说,他所施展的法诀和我的浮云诀到有几分相像。”

    西门泰山已经将火焰全部吸收,看着柳逸然花如月与翠儿三人邪笑道:“看来我今天艳福不浅,竟然又多了一个美人。”

    柳逸然怒道:“西门泰山,你不要大言不惭。看我如何消灭你!”

    柳逸然飞身半空,施展飘渺剑诀。暴喝一声,天空出现万道剑柱。随后又以万剑归一的方式合并成一道惊天剑柱,柳逸然双手抓住剑柄。剑光一闪,急速向西门泰山击去。眨眼间来到西门泰山的胸前,柳逸然欲要一剑射穿。

    西门泰山邪笑一声,仿佛没有看到柳逸然一样,仍就让柳逸然持剑乱射。

    柳逸然手持玄冥剑,在西门泰山的身上乱射。稍稍平息,柳逸然对准西门泰山的胸前,一剑将其射穿。

    只见西门泰山的胸部涌出一片鲜血,鲜血喷落在柳逸然的身上。见此,西门泰山狂笑不已,自身的伤口逐渐愈合。对柳逸然喊道:“柳逸然,你知道我为何会不受花如月的烈火攻击所伤害,也不因你的剑击所受伤吗?”

    柳逸然故作低落的样子。问道:“为什么?”

    西门泰山狂笑道:“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因为我现在是岩浆之体。我的体内寄存着无数岩浆烈火,任何东西都伤不了我的,哈哈!”

    这时。滴落在柳逸然身上的鲜血变成烈火,烈火在柳逸然的身上蔓延。焚烧着柳逸然的身体。

    花如月和翠儿齐声喊道:“逸然哥哥!”

    西门泰山邪笑道:“你们的逸然哥哥就快被我的岩浆烈火烧死了,你们就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吧。哈哈!”

    柳逸然怒吼一声,体外的岩浆烈火都被柳逸然所吸收。柳逸然怒道:“西门泰山,你别得意太早,得罪了我你会不得好死!”

    西门泰山惊讶道:“这怎么可能。我的岩浆烈火可焚万物,你怎么会将其吸收?”

    柳逸然喊道:“将死的人不必知道的太多。”柳逸然全身闪烁着白光,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顿时,从柳逸然的身后出现万丈水柱。这水柱犹如一条巨大的水龙,气势汹汹的向西门泰山射去、仿佛要将其吞灭一般。

    西门泰山大惊。急忙向天边飞去,逃掉了。

    柳逸然收回水柱,怒道:“可恶,又让他逃了!”

    柳逸然无力的坠落到地上,花如月和翠儿来到柳逸然身边。

    花如月问道:“逸然,你不要紧吧?”

    柳逸然嘘声道:“我不要紧,只是刚才损失了太多的精力,休息一会就好了。”

    翠儿道:“我们抚柳大哥到凤馨阁休息吧。”

    花如月与翠儿扶起柳逸然。缓步向凤馨阁走去。

    翠儿把柳逸然放在自己的香床之上,此时的柳逸然正在熟睡,翠儿深情的看着柳逸然。玉手轻轻的抚摸着柳逸然的额头。低声道:“柳大哥,我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可能了。只要能再次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凤馨阁中,花如月与一个小女孩站在阁中。

    尚莉香叹道:“玉玲珑,你真的要和花如月去吗?”

    小女孩娇声道:“我本是吸收天地精华所幻化而成的精灵,百年前柳逸然的父亲将我身上的禁止去除。我才可幻化人形。所以说是柳逸然的父亲解开我的禁止。如今我跟随柳逸然的爱人也是理所当然。”

    尚莉香叹道:“既然这样我也不能强求,但是祥云瓶总该还我吧?”

    玉玲珑道:“如果今日还你。那死海双煞一定还会再来偷的。”

    尚莉香道:“你这话说的就没理了吧,难不成我就把祥云瓶白白给了死海双煞?”

    玉玲珑道:“阁主你误会了。祥云瓶天质克水,死海双煞性质属水。这样说阁主会明白吧?”

    尚莉香道:“既然这样,我也不用多说了。你们去看看柳逸然现在的情况吧。”

    花如月非常高兴,微笑道:“多谢阁主心怀海量赐予我玉玲珑!”

    花如月来到翠儿的房间,看着翠儿守护在柳逸然的身边。

    翠儿站起身子,轻声道:“如月姐姐,你来了。”

    花如月欣然的看着翠儿,轻声道:“我来了,翠儿妹妹,我知道你也喜欢逸然。但是爱是两个人彼此的,希望你能明白。还望你找一个真心爱你的男人,不要因为逸然哥哥而耽误了你的一生。”

    翠儿拉住花如月的手,轻笑道:“如月姐姐你有所不知,即便我有心,也不能成为现实。因为凤馨阁不允许弟子与外人相爱。”

    花如月疑问道:“为什么,凤馨阁又不是尼姑庵,怎么连爱一个人的权利都没有。”

    翠儿失落一笑,低声道:“凤馨阁的规律就是这样,不是我个人能改变的。”

    花如月泛起一股怜惜之色,叹道:“翠儿妹妹,你挺可怜的。”

    花如月与翠儿双双守护在柳逸然身边,柳逸然仍旧熟睡。

    雪莲蕊生生,千年缘一现,

    天南地北裂尺寒;

    风随万物化,太极纳乾坤,

    醉梦意无处,情情月恋宿命缘。

    极北之地,一对男女正快跑似的进入这极北世界。

    天驰真人仍旧坐镇冰原,镇守着乌龙王入世。

    天驰真人腾空飞起,落在这对男女身边。

    女子样貌清秀,一身彩衣,举止优雅。有形的体态婀娜动人。男子身穿一身儒衣,长相英俊。其浓黑的眉毛犹如一把黑色弯刀。

    男子警惕的看着天驰真人,疑问道:“你是什么人?”

    天驰真人笑道:“放心,我不是你想象中的坏人。”

    女子柔声道:“既然是好人,为何要在这极寒之地生活,难道你不惧这极寒之气吗?”

    天池镇人道:“那是我的事,看样子你们也是好人,你们又为何要来这极寒之地呢?”

    男子哼道:“我们来这里也是我们的事,与你无关。”

    天驰真人笑道:“想不到你一儒生脾气竟如此暴躁。”

    女子柔声道:“您别见怪,他这个人就是这脾气。”

    天驰真人笑道:“看样子,你们好像在逃难啊。”

    男子怒道:“逃什么难,你别胡说!”

    天驰真人大笑道:“就凭你这紧张劲,看得出你一定在逃避什么。”

    女子叹道:“前辈慧眼高深,我就把事情告诉您。也希望能帮我们解除困扰。”

    天驰真人道:“好,你说。”

    女子看着男子叹声道:“我叫冷清月。他叫邱天仇。我们乃是同窗。我被欺负时他总会帮助我。就这样。我们的感情逐日加深。但是我爹与天仇之父乃是仇人,他们不同意我们相爱。所以无奈之下我们便逃了出来。”

    天驰真人道:“就这样吗?逃哪不好,为何偏要逃到这极北冰原。”

    冷清月道:“你有所不知,在我们逃走的路上。一个黑脸长着半边头发的怪人将我们抓走。后来一位身穿蓝色战甲之人将我们救了出来,还告诉我们来这极北之地。至于为什么让我们来这里我就不知道了。”

    天驰真人笑道:“天缘即开啊!”

    冷清月疑问道:“什么天缘即开?”

    天驰真人道:“跟我来,你就知道了。”

    天驰真人带领着冷清月与邱天仇来到一座高大的雪山峰,只见一块峭壁之上一朵洁白的雪莲花生长其中。

    冷清月道:“这朵雪莲花好漂亮啊!”

    天池真人道:“这可不是一般的雪莲花,这是一朵情花。结合了一对神仙眷侣的力量。有缘人遇见此花便可继承那对神仙眷侣的神力。”

    冷清月疑问道:“难道你认为我们就是这花的有缘人?”

    天驰真人道:“不是你们,而是你自己。”

    冷清月惊讶道:“为什么?”

    天驰真人道:“这雪莲花生长在极寒冰山,吸收月之精华,乃至阴之物。所以继承它的应该是位女性。还有,你知道这冰山雪莲的名字叫什么吗?”

    冷清月问道:“叫什么?”

    天驰真人笑道:“叫清月情花。”

    冷清月惊讶道:“和我的名字一样唉!”

    天驰真人道:“所以,我想认证一下你是不是这雪莲花神力的继承人。”

    冷清月问道:“该怎么认证?”

    天驰真人道:“你只要静心静气,心无杂念就可以了。”

    冷清月闭上双眼,天驰真人向雪莲花射入一道光华,光华又从雪莲花表面折射在冷清月的身上。

    变化出现了,只见那雪莲花慢慢的飘落在冷清月的头上。将冷清月的全身笼罩一层七彩光晕。莲花融化一滴水,滴落在冷清月的额头之上。冷清月的额头上慢慢的形成一幅水滴团案。雪莲花强光一闪。眨眼之间冷清月本身的衣服被撕碎,瞬间,雪莲花变成一条白纱披在冷清月的身上。

    天驰真人叫道:“冷清月,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冷清月睁开双眼,看着自身穿的白色纱裙惊讶道:“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天驰真人道:“你已经继承了情花之神力,情花之心现在在你的体内。所以,你的任务便是将这情花之心交给它真正的主人。”

    冷清月疑问道:“我不是它现在的主人吗?”

    天驰真人道:“你只是继承了情花的神力。而不是情花的主人。”

    冷清月疑问道:“那情花的真正主人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

    天驰真人道:“情花的主人是一位纯阴之体,也就是处女之身。另外一点就是那是一位为情所困的女人。”

    邱天仇大声道:“为情所困的女人多得是,你让我们如何去找?”

    天驰真人笑道:“不用心急,缘来情花的主人自燃就会出现。所以你们现在等的是一个缘。”

    冷清月问道:“那我们就一直在这冰原等着情花的主人出现吗?”

    天驰真人道:“这里并不是适合你们呆的地方。”

    邱天仇问道:“那我们要去哪里?”

    天驰真人望着天空,轻声道:“你们要去魔域世界。”

    冷清月惊讶道:“去魔域世界做什么?”

    天驰真人道:“去魔界与我的徒儿陆随风会合,到时一切事情都会揭晓。”

    邱天仇道:“清月现在继承了情花神力,但是我一个普通人到了魔界且不会被那些魔头打死!”

    天驰真人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到了魔域不但没人会伤害你,而且还会像对待贵客一样对待你。”

    邱天仇疑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天驰真人道:“不用多问,到了魔域你就会知道了。”

    冷清月道:“但是我们不知该怎么进入魔域,也不知道魔域的地址。”

    天驰真人道:“魔界的入口在天之涯,海之角,我这有一张前往天之涯,海之角的地图,你们拿去吧。”

    邱天仇问道:“我们为什么要信你的,谁知道你是要帮我们还是要害我们?”

    天驰真人道:“信也是缘,不信也是缘。信不信由你。”

    邱天仇轻哼一声,冷清月劝道:“我觉得这位道长不像是坏人,我们还是按照他的吩咐去做吧。况且是他帮助我拥有了情花之力。”

    邱天仇道:“好,我听你的。但是怎么也该知道他叫什么吧,不然被骗了连名字都不知道。”

    天驰真人笑道:“我叫天驰真人。”

    冷清月带着邱天仇,凌空飞起。

    天驰真人叹道:“众人齐现,劫难是避免不了了。”

    天空突然响起狂笑声,天驰真人喊道:“乌龙王,不管将来如何,贫道是不会让你走出这冰原半步的。”

    乌云密布,一条乌龙盘旋在天边。乌龙王道:“天驰,我们走着瞧。将来的事情由不得你,看我如何走出这冰原,哈哈!”

    一声龙吟,乌云散去,乌龙王消失在天边。

    天驰真人叹道:“难道真的不可避免吗?”

    极北冰原,常年飘落着雪花。冰的世界寂静无声,却又那么的不寻常。

    凤馨阁中,柳逸然刚刚苏醒。看到花如月与翠儿同时守护在自己的身边。

    柳逸然问道:“我睡了几个时辰了?”

    花如月笑道:“你都睡了五个时辰了,还以为你长睡不醒了呢!”

    柳逸然轻笑道:“我要是长睡不醒,那你可怎么活啊?”

    花如月轻轻的打了柳逸然一下,笑骂道:“你怎么也学会贫嘴了。”

    翠儿道:“好了好了,你们不要闹了。”

    柳逸然的情绪一下低沉下来,对翠儿道:“翠儿妹妹,没有我你也要开心。以后会有很好的男人来呵护你的。”

    翠儿道:“你不用安慰我了。”

    花如月叹道:“翠儿妹妹很可怜的,你不知道,这凤馨阁是不允许与男人相爱的,所以这里的女弟子都享受不到爱人之间的天伦之乐。”

    柳逸然惊讶道:“凤馨阁怎么会有这样的门规。”

    翠儿道:“你们不用为我操心,在凤馨阁清净的修炼也很好的。”

    柳逸然叹道:“清净的日子还能有多久,不行,既然是因为我你才入的凤馨阁,那我就要把你从凤馨阁带走。帮你找一个好男人,过着幸福的生活。”

    翠儿道:“我不能成为柳大哥的累赘,等我修炼一定的修为也可以自己离开凤馨阁,寻找自己的真爱。”

    花如月道:“我们应该支持翠儿的选择,不能过多的干涉她的生活。”

    柳逸然道:“既然这样,也不必多说什么了。”

    此时,夜色朦胧,柳逸然望着窗外轻声道:“明天,又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的路还要走多久。”轻轻的疑问随着晚风飘走,未知的变数谁能明了。

    花如月来到柳逸然身边,轻问道:“刚才,你和翠儿说〝清净的日子还能有多久〞。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有什么忧愁我们一起分担好吗?”

    柳逸然叹道:“这份忧愁只能我自己承受。我能告诉你的是,未来的路很艰险,也很漫长。无数的变数等待着我去化解。”

    花如月柔声道:“你不要承受太多的忧愁,放手去做,一切光明。”

    柳逸然笑道:“好,放手去做,一切光明。”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