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内的一处僻静的府宅里,一群黑衣人跪在一处大殿里面,端起酒水纷纷满饮了下去。

    高俅坐在主位上,与众人抬起了酒杯,与他们壮行道,“诸位壮士,俗话说的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都是我大秦门的死士,今日为了大秦门赴死,那是你们毕生的荣耀。你们放心,本官定会厚待你们的家人。你们虽死,但是他们以后却能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再也不用忍饥挨饿,任人欺负。你们的子孙,将会在你们的余荫之下福延三代,享尽荣华富贵。”

    众死士听得热血沸腾,一把将酒碗摔在了地上,与高俅纷纷抱拳轻喝,“属下愿为太尉赴死!”

    “好!”

    高俅让人打开了门,眼神中闪过了一丝阴寒道,“按照计划行事,看你们的了。”

    这些黑衣人纷纷站起,扯掉了身上的黑衣。

    里面露出禁军的铠甲,全都是禁军将领的装扮。

    他们出了门,往驻扎的地方分头而去。

    朝阳升起,百万义军纷纷进入了检阅的校场。

    大军铠甲整齐,在早晨的阳光下闪着寒铁一般的光芒。

    长枪如林,呐喊声震天。

    一排排,一块块,一片片,气势如虹的站在了场上。

    早已在城墙上等候的大小官员,指着这些义军议论纷纷。

    宿元景带着朝中清流站在前面,老腰挺得笔直,抚须赞叹,“齐国公带兵有方,为咱大宋练出了这么一支强大的军队。这是咱大宋之福,江山社稷之福啊!”

    清流们皆是随声赞叹,“可不是,你看看这和军容士气,远胜方腊贼子。此次大军出征,绝对能荡平贼人,凯旋而归。”

    “这全都是多亏了宿太尉,要不是他在中间斡旋,宋公明如何能投效了朝廷,接受陛下的诏安?”

    “可不是,要论大功,宿太尉当得了首位!”

    “……”

    宿元景对他们的奉承很是受用,心中得意的看着这城下的大军,能够想象陛下检阅后欢喜的模样。

    有宋公明与他里应外合,定会重振朝纲。

    中兴大宋,指日可待!

    宿元景心中颇为向往,此事若成,他也能在青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了。

    宿元儿被他拉了过来,站在他身边无聊的看着远处的大军。

    她的眼睛扫了扫,在城墙上竟然看到了宋世勇的身影。

    这位公子哥,正在与朝中的大臣谈笑风生。

    朝中大臣因为齐国公的原因,对他也是另眼相待,全都是客气相迎,有意结交。

    宿元儿撇着嘴低骂了句,“追名逐利,俗不可耐。”

    她越看不上宋世勇,这家伙好像苍蝇一样,越是缠住了她,主动冲着她走了过来,与她弯腰打了个招呼道,“小生见过宿小姐。”

    宿元儿白了他一眼道,“我可不是什么金枝玉叶,你不必巴结我。有这功夫,还不如去巴结下那位公主陛下。”

    宋世勇称赞道,“在小生眼里,宿小姐便是金枝玉叶。宿小姐站在这里,如皓月当空。即便是公主陛下来了,那也无法与你争辉。”

    宿元儿听的心中高兴,终于知道人为什么都喜欢别人拍马屁了。

    虽是奉承,听起来舒服啊!

    她撇嘴轻哼,“油嘴滑舌,懒得理你。”

    宋世勇取出了一个瓷瓶,托在了她的眼前道,“一件小礼物,还请宿小姐笑纳。”

    宿元儿瞥了一眼,好奇道,“什么礼物?”

    宋世勇道,“这可是梁山岛产的百花膏,用天上的仙草花朵提取里面的灵汁炼化而成。抹在皮肤上,美容养颜,可以让人的肌肤更显娇嫩和白皙。”

    “真的假的?”

    宿元儿接过瓷瓶,打开盖子闻了闻。

    里面确实是百花的味道,精气四溢,充满了活性。

    宋世勇告诉她道,“宿小姐可能不知,梁山岛的花草都是从天庭取下来的琼花仙草,一株株都是珍惜无比。他们产的这种百花膏,只供内部的弟子使用。外面的人想买,有钱可都买不到。”

    宿元儿稀奇道,“说的你好像是梁山岛的弟子不成?”

    宋世勇骄傲道,“我不是,我妹妹是啊!她在梁山岛地位不低,可是教主亲传弟子,谁见了都得给三分面子。我现在进出梁山岛,与他们内部的弟子无二。你想要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尽管告诉我。别的地方我不敢说,梁山岛上肯定都有。”

    宿元儿露出了一丝向外道,“说的我都想去梁山岛看看了,他们还招不招旁门弟子了?”

    “这个吗?”

    宋世勇想了想道,“没问题,我帮你去问问。不瞒你说,我妹妹已经往里面塞了不少人了,不差你一个。”

    宿元儿鄙视道,“你怎么总是你妹妹,你妹妹的。你这个当哥哥的,未免太依靠她了吧?”

    宋世勇笑着道,“你不知道我妹妹的厉害,不是我想依靠她,是她实在是太强大了,我不想依靠都不行啊!”

    “没骨气!”

    宿元儿看了看左右道,“今天你妹妹会来吗?”

    宋世勇道,“当然,她现在正和我父亲在一起。待会,他们要一起上来接受皇帝陛下的召见和册封。”

    宿元儿问他,“陛下就没封你个什么?”

    宋世勇摸了摸脑袋红脸道,“我又没有为大宋做出过什么突出贡献,陛下哪里能瞧的上我。”

    宿元儿挤兑道,“你知道就好,陛下瞧不上你,我也瞧不上你。没事别来烦我,本姑娘还想留点清誉,以后找个好人家呢!”

    “你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宋世勇小声抱怨了下,与她伸出手道,“你讨厌我,把我的百花膏给我。”

    宿元儿白了他一眼道,“送出去的礼物,哪里还有要回去的道理,你这个人可真逗。”

    她冲宋世勇吐了下舌头,坏笑着站在了她的父亲的身边。

    宋世勇笑着摇头,对她反而莫名的好感越增。

    在别人眼里,肯定受不了宿元儿的大小姐脾气。

    可是宋世勇却觉得她很可爱,虽然刁蛮任性,但是蛮有个性的。

    这时候,牛角号声嘟唔一响。

    城墙后面,有大批的仪仗队往这里浩浩荡荡而来。

    旌旗连绵,一直从德胜门排到了钟楼,足足有三十里之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