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进了公事公办的状态,中森明菜就心无旁骛。

    合作的专辑定下来以后,为了迁就岩桥慎一的时间,拖到现在才第一次进录音室,她心里稍稍有点急躁,想着快点开始。第一次录音,就在录音室里等了岩桥慎一半个小时,心中固然有等人等太久的烦躁,但也还是选择快点进入工作状态。

    岩桥慎一去拿专辑的曲谱,中森明菜凑过去,正式录音之前,先跟他就歌曲的演唱方式沟通交流。

    这次,总算没有了两个人各执己见,在录音室里吵起来的情形。

    制定专辑企划的时候,岩桥慎一想的就是在音乐制作上面,按照中森明菜的想法来,他则负责把握大方向,保证专辑的商业度。

    中森明菜不是第一次当音乐制作人,他也不是第一次当这个执行制作人。各司其职,也就有了从一开始就把劲儿往一处使的顺利。

    放手让她去做,才更深切了解到中森明菜在音乐方面的想法,还有唱歌的才能。

    第一遍的试音相当顺利,如果只是把歌曲按照谱子给唱一遍的话,这张专辑大概十个小时就能录音完毕,交付给机房准备后期制作——中森明菜的唱功就是有这么厉害。

    不过,这一轮之所以是“试音”而不是正式的录音,为的就是要通过实际的演唱,摸索到歌曲的特质,然后,考虑出一个合适的唱法。

    一方面,是中森明菜一遍遍的改变唱法,来找到最合适的一种。另一方面,岩桥慎一也不是真的只在一边揽个总,他要负责参与专辑的编曲,和录音师、录音室乐手,以及华纳这边的编曲家来交流,做出能够跟中森明菜相互衬托的编曲。

    这张专辑预定了要收录十首歌,岩桥慎一参与了其中大约一半的编曲,不过,考虑到他的行程安排,几首编曲都是和华纳这边的编曲家合作。他负责定编曲的方向,编曲家动手。

    编曲无法脱离音乐作品存在,因而没有独立的版权。大牌的编曲家,还能参与一下唱片的分成,岩桥慎一和中村兄在DREAMS E TRUE负责编曲,两个人是乐队两根支柱,因而也都各自拿百分之一的编曲分成。但这是特殊情况。

    真正没名气的编曲家,就只能拿一笔一次性支付的报酬。岩桥慎一跟华纳这边的编曲家合作,编曲就是华纳那边一次性买断,只要岩桥慎一在编曲者一栏里署了名,支付的编曲费,就是他和编曲家一人一半。不过,岩桥慎一的大头是制作人分成,这点编曲费九牛一毛。

    除了自己参与编曲之外,岩桥慎一还自带了录音室乐手过来,参与伴奏的录制。中森明菜这样的歌手录音时,伴奏的录制和人声的录制基本都是分开进行,这会儿,才刚为了今天的试音制作了第一版的伴奏。

    等中森明菜试完了音,定好了歌曲的唱法,还要重新再制作。

    一个歌手,在录音室里如果是绝对的中心,也就意味着,所有人都要被她指挥得团团转,她稍有不满意,就得把制作好的东西推翻重新来过。

    中森明菜在工藤静香面前,说岩桥慎一是“暴君”,结果,真正说一不二的人是她。

    ……

    这种事,工藤静香当然不会知道。

    第一轮的试音结束以后,中森明菜从录音间出来。岩桥慎一和她的录音师,两个人陪着她试听刚才的录音,录音助理在旁边负责记录三个人各自的意见。

    桃井小助理去给这些人准备饮品,忙前跑后完了,等在一边,看看控制台那边,中森明菜说着什么,岩桥慎一认认真真听着,气氛和谐得很。

    和上次试完音以后,彼此针锋相对的样子,完全是两回事。

    按说气氛和谐了更好。不过,见识过那两个人刀对刀枪对枪的样子,不知为何,多多少少有那么点觉得少了点什么。

    这点念头在她心里转了一下,立刻被驱赶出脑海。小助理默念她的助理手册,放平心态,不去胡乱猜想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身为小助理,还有比自己身处的工作场合一片祥和更好的事吗?

    那边的三个人,将讨论按下暂停键,先过来休息。录音助理趁这个空档,把刚才说的话给整理好。

    离开控制台,在小休息室坐下,中森明菜脑袋里的弦松下来,刚才紧绷着的小脸,也再度和缓下来。工作时看着气势十足,可这会儿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喝着热茶的样子,像只小动物。

    岩桥慎一目光落到她心满意足眯起眼睛的脸上。

    中森明菜有所觉察似的,睁大眼,看向岩桥慎一,“我脸上有东西吗?”她一派天真,眨巴眨巴眼睛。

    岩桥慎一让她给打了个措手不及。顿了顿,摇摇头,“没有。”

    “嗯……”

    她像是哼歌似的,含含糊糊回了这么一声。想要借一借茶的热气来熏蒸一下似的,低下头继续喝茶。

    这副样子,不可谓不调皮。岩桥慎一有点意外她不加掩饰的对他表现出公事之外的态度。可意外归意外,并不感到慌乱,反倒欣然接受。

    一起坐在这边的录音师,为这两个人这番对话,也跟着把目光落到中森明菜脸上看了看,不过,没当回事。视线收回来,又跟岩桥慎一说话。刚刚才在控制台前,忙活了一通中森明菜新专辑的事,这会儿的休息时间,一开口,各自都有意识的,没提公事。

    中森明菜自己坐一边,抬起头,对面就是录音师和岩桥慎一。他们两个,先聊了最近新面世的键盘合成器,录音师说起来,眉飞色舞,岩桥慎一听得也津津有味。

    她也跟着竖起耳朵,要听一听录音师和岩桥慎一在说什么。一认真起来,正听到岩桥慎一跟录音师说,“科技进步的时候,流行就跟着发生变化。”

    曰本的编曲家,业务水平没得说,尤其擅长各种华丽复杂的编曲,仿佛把扣眼雕花的工匠精神带进了音乐里。高超的才能源自方方面面,但某种程度上来说,之所以曰本的编曲家有如此的高超才能,也和曰本是电子合成器的生产和使用大国有着莫大关系。

    “是不是流行不好说……”录音师笑道,“我家的儿子,最近就吵着要买个人电脑。那种东西,中学生能用来做什么?”

    岩桥慎一随口接话,“说不定有大用处呢。”

    他语气漫不经心,录音师也不认真对待,“不惹出麻烦来就谢天谢地了。”听话听音,已经决定了要给儿子买台属于他的电脑。

    他们两个聊得热闹,把这个桃浦斯达给晾在一边。中森明菜忽然开口,说了句:“岩桥桑。”

    “什么?”岩桥慎一看着她。

    中森明菜和他说,“星期四晚上,我有看岩桥桑企划的新节目哦。”

    岩桥慎一把她说这句话的神态看在眼里,不禁莞尔,“是吗?多谢支持。”

    “不过,录音室茶水间的电视机,可没有安装收视率统计设备……”她说起俏皮话来,像故意捉弄人似的。

    岩桥慎一也不恼,配合她说段子,“那真是可惜,若是统计得到,收视率就能更好些了。”

    旁边的录音师,插了句话,“说起来,星期四晚上,明菜桑也过来录音了。”

    “是要录制新单曲。”中森明菜从容不迫,把话接上,“休息的时候,偷懒去茶水间看电视了。”

    岩桥慎一一本正经,“休息的时候看电视不算偷懒。”

    中森明菜被他的话逗得哈哈大笑。不过,比起这句话,更好笑的,其实是他一本正经说着这句话的样子。

    录音师对岩桥慎一这个一唱一和的本领佩服得很,也跟着笑,“是这么回事。”

    他们这边,三个人聊得高高兴兴。

    另一边,小助理桃井来端茶倒水,把喝空的杯子重新注满。走出来以后,碰上出去打完电话回来的大本,冲他点点头打招呼。

    大本瞄了一眼休息室,随口嘀咕一句,“挺热闹的。”

    看来,气氛是挺不错的。

    上次在录音室里,还大骂“你这家伙!”呢。这就坐在一起高高兴兴聊天了。大本这么想着,心里觉得,中森明菜到底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顺着她的意见做事的时候,就万事好说。对着干起来,就比谁都嚣张跋扈。大本看了看手表,跟小助理确认时间表,吩咐道:“过九点三十分,就去准备宵夜……”

    “不知道在聊什么。”大本吩咐完了,有点好奇的又看了一眼休息室。

    ……

    今天傍晚,跟菊池桃子吃饭的时候,她说起过,自己担任二番手的电视剧,主题曲要交给中森明菜来唱。

    岩桥慎一听她说起的时候,就猜到不出意外,这首主题曲就是中森明菜在新专辑发行之前的新单曲。因而,现在听她说起来,并不觉得意外。

    中森明菜告诉他,“……电视剧的女主角是同事务所的菊池桃子酱。”

    “原来如此。”

    岩桥慎一点点头,“这么说,是研音包办了。”他话头一转,“大概还带了事务所的新人也参与演出了吧。”

    这回,又换中森明菜点头。她随口提起来,“听事务所的经理说,桃子酱还是岩桥桑介绍到事务所来的。”

    “介绍谈不上。”岩桥慎一告诉她,“研一郎桑负责了研音的演员部门,见面聊起来的时候,顺便多嘴了一句。”

    中森明菜笑笑,嘴上开始打趣,“桃子酱是岩桥桑介绍的,我呢,还是岩桥桑制作的歌手。这么说的话,也是岩桥桑包办。”

    “还能这么算吗?”岩桥慎一失笑。她倒是一点也不觉得这么说太牵强。

    刚在心里这么想,这个中森明菜转转眼珠,改口道:“好像也不算……”

    看她那副憋笑的样子,百分之一百二是在捉弄人。岩桥慎一吃了点瘪,随口说了句,“要是明菜桑去演电视剧的话,肯定包办主演和主题曲。”

    录音师也觉得中森明菜演戏的话一定也表现的不错,在旁边附和。录音师倒不是因为见过她的演技,纯属觉得其他偶像能做的事,中森明菜一定也做得来。

    中森明菜抿了下嘴唇,露出个无辜的表情——仿佛在说,演电视剧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

    这个桃浦斯达,一开始扮无辜,模样看着就可爱得很。

    她倒也不是故意要捉弄岩桥慎一,嘴上过完了瘾,收起那股子调皮捣蛋的劲头儿,和他说,“岩桥桑的节目很有人情味儿。”

    岩桥慎一半是意外她突然把话题拉回整蛊节目的事,半是意外她的说法,“人情味?”

    中森明菜一下下点头,“看的时候就在想,虽然是整蛊节目,但其实非常的温和温柔。”她这句实在的观看体验,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节目首播的收视率平平。

    现在,大家正忙着满世界潇洒找刺激,不是个能够体会品味人情味儿的时代。

    节目首播的收视率没有大成功,但也并不失败。星期四晚上十一点,朝日电视台这个综艺节目时段,只要保证得了首播的收视率水平,一两年内,不会完结。但是,制作节目的时候,没有人想的是制作一档四平八稳,从第一期到最后一期都稳稳当当的节目。

    岩桥慎一听了中森明菜这句话,沉下脸,若有所思。

    他不说话了,中森明菜盯着他的脸看了看,也闭上嘴。心里还有点傻气的想,要是岩桥慎一突然抬起头,说句“我脸上有东西吗?”,那一定很有趣。

    ……

    休息完,三个人又从休息室回到控制台前,继续刚才的讨论。说了一会儿,确定了几个关键地方,中森明菜干脆进了录音间,跟岩桥慎一和录音师边确认边试唱。

    桃井小助理看着时间,到九点半的时候,按大本的吩咐,出去采购宵夜。忙活了一晚上,肚子里都空空的。中森明菜第二次从录音间里出来,瞧见桌上放着准备好的食物,本来就空了的肚子,更觉得饿。

    她走到控制台前,一开口,说的是:“先吃点东西,行吗?”

    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岩桥慎一又开始觉得她像个商店街的孩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