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锁钥”的真灵是一对童男女,那小童名为“焚香”,两只小眼珠骨碌碌转,精力充沛,狡黠可爱,见了魏十七毫不怯场,有模有样作了个揖,笑嘻嘻一言不发。轩辕青将他放在枝头,任其攀爬玩耍,采食花蜜过过嘴瘾,随口向魏十七解说了几句。

    仙城人修分玄门与左道两支,当年仙主枯守空积山,镇压“血气种子”,无暇顾及仙城,便赐下两道“星符”,一道悬于华山宗,一道悬于轩辕派。此番白日星现,轩辕派收到仙主旨意,明言二事,其一为空积山过境,无须惶恐,百日后异象自去,其二为仙城左道诸派即刻动身,尽赴外域夯实天地,不得推诿。兹事重大,留守轩辕派的长老不敢有误,以“同心锁钥”告知掌门,请其定夺。

    华山宗想必也收到仙主旨意,诏令玄门诸派同赴外域参战。

    魏十七背负双手,目视焚香蹦蹦跳跳,在枝丫间摇来荡去,道:“‘同心锁钥’传来的讯息,当真一字不差?”

    轩辕青心中一凛,迅速将焚香所言回想一遍,沉吟道:“魏宗主可是猜疑那‘尽’字?”

    魏十七微微颔首道:“夯实外域天地迫在眉睫,妖族围攻九折谷,形势迫在眉睫,仙城诸派责无旁贷,这都好说,但弃守仙城,尽赴外域,却未免令人生疑。”

    轩辕青反复思量,勉强道:“只恐仙主随口一语,并无深意……”

    魏十七看了轩辕掌门一眼,没有多劝,在他看来,离空子这一道旨意来得蹊跷,其中或有深意,轩辕青老成持重,他却不能心存侥幸,须得及早准备。妖皇罗霰在柱天峰邀他去往妖域,另辟天地,许诺为时未久,犹在耳边,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兑现,也是时势使然,谁都意想不到。

    魏十七回转静室,先去看望李一禾,星力倾注仙城,对她无异于大补之物,她鼻息沉沉,睡得极其安稳,如同胎儿回到母腹中。他也不去惊动,只使了个神通,笼罩潜夫谷上空的血膜隙开一缝,引星力下垂,正落于李一禾之身,源源不绝补足她亏损的元气。

    安顿好李一禾,他举步去往夏芊、秦榕闭关之所,凝神察看片刻,等二女行功周天,掌心放一道轻雷,将她们双双唤醒。这一回闭关历时甚久,夏芊耳畔雷鸣,神魂摇曳,率先从入定中醒来,心只有异,匆匆推门而出,见良人立于院中,一片木叶飘落在他肩头,忍不住欢呼一声,扑入他怀中。

    魏十七轻抚她的秀发,温存了片刻,却听夏芊轻叹一声,在他耳畔嘀咕道:“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总算是记起我来了……”

    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魏十七笑道:“说得很好,是你写的诗吗?”

    夏芊有点心虚,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喃喃道:“别岔开话题,把我抛在一旁也就罢了,反正顶着个虚名,也甩不开我,聘则为妻奔则妾,秦姊姊的日子可不好过……”

    魏十七捏捏她的下颌道:“人生七十古来稀,年月匆匆即逝,韶华更短,听话,好生修炼‘太一筑基经’,别去操心这些有的没的,须知来日方长。”

    夏芊从他怀中挣脱,嘀咕道:“知道了,听话就是了。”

    魏十七道:“有事要你去办。”

    夏芊仰头看了他半晌,在他的瞳仁中看到自己的身影,扁扁嘴道:“我就知道,没事也不会找我……说吧,我一定乖乖照办!”

    魏十七将她拉入怀中,郑重道:“去人间走一趟,探望你二哥,带些血药血丹给他,然后你就留在那里,等候消息,切记不要再回来。”

    夏芊骇然心惊,这么多年过去,二哥夏荇的身影已变得越来越模糊,她知道他血气大亏,全靠血药血丹吊住性命,但这只是个由头,魏十七的真正用意是将她遣出仙城,永远都不要回来。定有大事发生,他或能独善其身,却无法再顾及身边人,须得预先安置!夏芊回头看了一眼,低低道:“秦姊姊……她是不是也要……”

    魏十七道:“她也有事要办。”

    夏芊倒抽一口冷气,无心跟他再厮混下去,她恋恋不舍看了他几眼,先去着手准备离开之事。她不是暂离,而是一去不回。

    直到夏芊的身影消失后,秦榕才推开门走了出来,她有些幽怨,有些矜持,没有扑入魏十七怀中撒娇,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察觉,他已经不再是自己熟悉的、念兹在兹的那个郭传鳞了,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他身边有了其他的女人,对自己的情分也淡得若有若无。不过事已至此,她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

    魏十七伸手握住她的肩膀,沉声道:“有一件事,需要你去人间走一趟。”

    秦榕按捺不住心中的悸动,捧住他的手,侧过脸靠了上去,道:“好,什么都可以。”

    魏十七道:“大梁国有四名散修,萝菔道人,丹霞子,铁岭生,杜玉娘,是我当年的旧相识,你设法找到他们中一人,带一封书信给他们,其余不用去管。事情办完后,到夹关等我,不管发生什么,都要等穿到底,记住了吗?”

    秦榕冰雪聪明,但她没有说破,只是深深望了他一眼,道:“记住了,等穿到底,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离开夹关。你……早点来看我……”

    魏十七颔首道:“别想太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来日方长,要耐心等待……”

    秦榕伸手按住他的嘴,道:“我知道,我不会拖你的后腿。”

    “很好,去吧!”魏十七遣走秦榕,又唤来金南渡与商结绳两个妖仆,命二人改头换面去往人间,金南渡暗中跟着夏芊,商结绳暗中跟着秦榕,确保二女平安,如非必要不得现身,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定不会轻饶。这些年魏十七积威一日重过一日,金、商二妖哪里敢怠慢,忙不迭答允下来,赌咒发誓,哪怕舍了性命也要确保她们平安。

    二妖追随魏十七修炼血气正法,道行水涨船高,拿捏个把寻常修道人不在话下,有他们暗中跟随,可保万无一失。魏十七挥手命二妖退下,最后召来一清道人,命他备好八骏彩云车,送夏芊和秦榕一程,一一安排妥当,才算放下一桩心事。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