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二章:丹田中发生的意外
字体设置
    “记住保持灵力的运转,而且记得分辨天地本源的五行灵力,你若是吸收炼化了其他灵力而不是土行灵力,修炼速度可是会大打折扣”

    春风拂柳庄,在前一日木九卿成功的在天道雷罚的照顾下炼化了周山石所蕴藏的全部力量后,木九卿便将自己烙印在周山石的印记随之抹去,而后在第二日开始教导韩妃修炼的时候将无主的周山石交给了韩妃这个真正意义的土至尊的传人,或许是因为血脉的原因,在木九卿手的周山石永远的都是一副凡间随处可见的普通石子儿,而到了韩妃手里却是在一阵霞光变成了一枚看似价值连城的珠玉宝石,如此对待的差别也是让木九卿哭笑不得却也只能一笑而过,谁让自己只是继承了至尊的传承法诀而不是全部的血脉呢。  请百度搜索进本站。

    不过周山石的差别对待并不会对二人的修炼带来足够的影响,在木九卿先行炼化了周山石的情况下,认主韩妃的周山石需要非常久的时间来恢复自身的元气,若想快一些凝聚灵体要看它的主人韩妃究竟能修炼的多快,境界多高了。

    但是当韩妃开始修炼的时候,木九卿才发现之所以前者在以往的岁月一直停留在筑基境无法突破,恰好是因为那传承至她的便宜祖宗的血脉天赋,原来早已将几乎所有事儿都安排妥当的土至尊为了自己的后辈能够自修炼开始能够拥有傲视群雄之能,所以偷偷的在韩妃的经脉丹田做了一个小小的手脚,连木九卿也是在帮助韩妃进行金丹境的修炼时才发现了这个让韩妃只能够依靠吸收炼化土行灵力才能够增长突破境界的‘小手脚’

    “果然是土至尊这个臭老头搞得鬼,不过他也真是舍得啊,现在的你只需要呆在有足够充足的土行灵力的地方能够顺其自然的突破境界”

    在提醒了韩妃不要囫囵吞枣式的吸收天地间驳杂的五行灵力后,在修炼一事让极为听话的女人也乖乖的将土行灵力从天地本源抽离之后再行吸收,在看到韩妃这么快懂得如何修炼后,木九卿也安心的坐在一旁进行自己的修炼,他可不想在施展周山石的能力时再失去控制误伤了自己人,不过在木九卿开始运转体内的五行灵力时,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吸引力居然毫不顾忌的将手伸到了他的经脉丹田,还肆意妄为的将其的土行灵力给夺了过去。

    木九卿哪里见过这种怪的事儿,忙从修炼状态下回过神来追查着那股强横的吸引力究竟来自何方,于是木九卿一边运转体内的土行灵力一边顺着再次出现的吸引力抬头看去,却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是正在乖乖的修炼的韩妃。

    “好你个臭老头,知道三界之内定然无法找到任何一个只有土行灵力的风水宝地,于是把我当成了可以随时随地进行索取的,拥有无穷无尽的土行灵力的宝库了?”

    捂着自己被惊讶到的臭脸,木九卿也只能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暗自嘟囔着土至尊的臭不要脸,但转念一想自己的传承法诀是人家那里来的之后,像先前听他的话乖乖修炼的韩妃一样,乖乖的运转着土行灵力为女人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的力量以供修炼突破。

    “不…不!不要那么做,放过我…”

    自韩妃开始吸收炼化木九卿亲自提供的土行灵力并未过去太久,不过一炷香的时间,眯着双眼自个儿喝酒下棋的木九卿被女人哭泣的求饶声打断了下棋的思路,当他认为这只是韩妃在突破境界时遇到了心境梦魇且并不打算出手帮忙的时候,却听到了一声声犹如瓷瓶碎裂的声音,突如其来的声响让木九卿猛的回过头去,但正是这一回头,木九卿瞪大了双眼,看到了原本正在好好修炼的韩妃居然倒在了血泊之颤抖着身体。

    “怎会如此?有土至尊亲自施展伟力保护着的金丹怎么会如此轻易的碎裂?”

    运转灵力将韩妃身的血迹清除后,木九卿看到了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些皮外伤的道道疤痕此刻像是被撕裂的编织线一样在女人的身打开了一条又一条的豁口,而在这些令人瞠目结舌的伤口处更是流离着无数隐藏在血液的黑气,但更让木九卿怪的也是有着土行灵力保护的丹田也在黑气的侵蚀下破碎,方才他耳边响起的碎裂声便由此传来。

    为了不让突发情况变得更糟,木九卿立刻取出了不少疗伤丹药让还有些许知觉的韩妃服下,在丹药药力的作用下,那些隐藏在韩妃身体的疤痕的黑气开始烟消云散,但侵蚀着丹田的黑气却是变本加厉,更是幻化出了一张血盆大口想要把破碎的丹田吞入腹,可惜木九卿不会给它这个机会,浓郁纯粹的土行灵力瞬间通过韩妃的经脉进入了早已狼狈不堪的丹田内与那黑气缠斗在了一起。

    “韩妃!韩妃!”

    “九卿…”,意识模糊的韩妃听闻木九卿在自己耳边的呼唤强撑着睁开了双眼,好在先前木九卿让她吃下去的丹药发挥了作用,虽然丹田内的黑气还没有被完全清除,但纵横在其身的一道道伤口倒是极为迅速的复原愈合,当身体内只剩下来自于丹田的疼痛时,韩妃终于开口说道:“是父皇他们…他们知道我离开了‘淑仪殿’,但是他们知道可能永远也不知道我在哪儿,于是想要直接将我体内的血脉抽离…九卿,帮帮我,妃儿好难受…啊!”

    话还没说完。韩妃又是一声惨叫,似乎是因为丹田内互相冲突的两股力量让她脆弱的丹田不堪重负。

    “这神秘的黑气难道是那些邪士的所作所为?”

    将再次晕厥的韩妃打横抱起轻轻的放在庭院凉亭的石凳后,木九卿回想着记忆任何一种与此刻在韩妃丹田内肆意妄为的黑气有所关联的道术法诀。

    所幸土至尊的记忆没有让木九卿失望,原来出现在韩妃体内的黑气原本是属于韩妃继承自土至尊的血脉力量,原本这呼力量会在韩妃突破境界时助其一臂之力帮忙突破的,但是由于那天北帝国的皇帝,也是韩妃的亲爹为了一己私欲却又无法将其抽离移植到自己身时恼羞成怒,直接吩咐一直以来效命于自己的那伙儿神秘的邪士在这股力量种下了祸根。

    只要韩妃吸收足够多的灵力且将要突破之时,被动了手脚的黑气会出现破坏掉皇帝无法得到的东西,也是他的亲女儿韩妃。

    “真是该死!”

    想到韩妃的皇帝爹在前者身所做的种种错事,木九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眼下最主要的还是解决那团黑气,于是在平复了自己的气息后,木九卿开始施展土至尊记忆的道术法诀,恰好能用来清除黑气不属于韩妃的那一部分力量。

    “既然金丹已碎,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突破境界吧!”,在即将将黑气的异物清除时,木九卿突然咬紧了牙关,其实他的想法是极为危险的,虽有不破不立之说,但仅仅是金丹境的韩妃的身体终归太过于脆弱,若稍有不慎会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于是在执行自己的计划前,木九卿看着韩妃轻声问道:“你会害怕痛苦吗?只要你能突破至元婴境,你将获得真正的自由,告诉我,你能坚持下来吗?”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