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三章:妖族之祸
字体设置
    契约边界,叛逆深渊。请百度搜索</p>

    “啧!居然沦落到占据如此卑微的身体才能苟活于世,可惜为了妖族只能如此了”</p>

    嫌弃的抖了抖还略有不适的身体,无相从自己出生长大的叛逆深渊缓缓苏醒,无论是脑海所存留的妖祖记忆,亦或是那被万妖唾弃的辱骂都深深的留在了它的脑海之,回想着自己神识逃离回到妖族后所受到指责,无相便无法忍受内心的怒火,不断地在这处极致黑暗的地方释放着才恢复不多的力量。</p>

    直到力量被挥霍一空,虚弱的身体再一次跌倒在于他而言却是极为亲密的深渊沼泽之,冰冷刺骨的流水让无相渐渐冷静下来,眼角撇过被自己丢弃在一旁的一具尸体,无相才回想起来,当它被那个男人击败甚至是摧毁了丹田肉躯,只剩下一缕魂魄逃离回到妖族的时候,只有那妖鼠千枝还愿意跟在它身边,但是被欲望支配的它夺舍了基本没有反抗能力的千枝的躯体,随后借助着叛逆深渊的灵力洗刷着肉体直到蜕变。</p>

    可惜积年累月,即将化龙的躯体早已成为了一片片跌落尘土的飞灰,如今它所拥有的,不过是丑陋无的蛇身罢了。</p>

    “嗒,嗒,嗒”</p>

    如今已无法离开叛逆深渊,被所有妖族所遗弃的无相只能漫步在空无一物的叛逆深渊,这处深渊是妖族疆域的最深处,是一处当初龙族内斗所用于囚禁叛逆之龙的牢房,这间牢房之沉睡了不知几代的罪恶,直到无相的出生,那些行将木的老龙都将希望放在了它的身,不管是即将身消道陨的还是堪堪步入修炼一途的,都将全部的生命都交给了它。</p>

    ‘无相!往后你是族群的天子,统领深渊的一切!’</p>

    聆听着族长辈的教导,无相也确实那么做了,它的天赋强大,很快让它拥有了离开深渊的能力,在离开这处牢笼之后,无相的实力更是突飞猛进,算是妖族之的妖祖血脉的最直系继承者也不是他的一合之敌。</p>

    漫无目的的走着,在脚步声回档的黑暗,无相无意间回到了曾经被授予使命的,族群的墓碑之前,说是墓碑,其实不过是那些已死之龙,或者是生前还未化龙的蛇,随着刺骨寒水以及深渊孤独的侵蚀,这些堆积起来的尸体只剩下了那一具具完好的骷髅骨架,将它们堆积起来,恰好似那碑石一般凄凉。</p>

    “对不起,无相输了,输给了自己的无知与狂妄,输给了自己的欲望与骄傲”,跪倒在尸骨成山的墓碑前,无相第一次落下了眼泪,可是与身下流经的寒冷如何想,看着被安置在骷髅丛最下方却也是最巨大的一具骨架,看着那似乎是在望着自己的空洞,无相再一次低下了自己的头颅,用自己狼狈不堪的面容覆盖在那刺骨寒水之,颤抖着声音悔恨道:“如果能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无相定然不会失败,可惜妖祖的血脉已经被那修士毁去,无相体内的龙血也早已流干,无相辜负了先辈们的期望,只望以死谢罪!”</p>

    呼!</p>

    怎么可能?先辈们难道没有死?</p>

    在无相站起身来准备自断经脉,以死谢罪的瞬间,原本安安静静的骷髅丛传出一阵阵风呼,携带者无以伦的磅礴气血,瞬间将墓碑前的无相全然包裹,被这股气血之力牵制所不能动弹的无相双眼圆睁,它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为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本该死去千年之久的先辈,但是心头的怀疑让无相使劲的揉了揉还未完全适应的眼眸,却发现先前出现的先辈身影早已不知去了哪里,只有环绕在周围的熟悉的气血依旧包裹着它不肯消散。</p>

    “看来先辈们确实已经死去,这股力量应该是先辈们早有预料我会失败而留下的!”,思考半晌,直到无相试着去吸收那气血之力,却发现这股力量极为亲和的涌入自己的身体内后,才堪堪醒觉,当即运转了自身所剩无几的微波灵力开始吸收炼化突然出现的迹,随着气血之力的灌注,虚弱的身体开始慢慢变得有了生机,无论的干涸的丹田还是破碎的魂海都在慢慢的恢复,这让原本还在想着以死谢罪的无相露出一丝决绝,控制着身体回到地面,感觉脚下的刺骨寒水不再寒冷时,当即跪拜在墓碑前,高声道:“深渊族群第一百二十三代天子无相,定然不负先辈们赐予的第二次的生命,无相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这个世界,定然是属于深渊!”</p>

    与最初回到深渊想,此刻的无相由于那股气血之力的灌注而变得伟岸强大,原本吸收了千枝肉体而佝偻的身躯也在这股力量的帮助下褪下了脆弱的蛇躯,露出了带有鳞片,在深渊下依旧熠熠生辉的高大龙躯,但终究是死过一次的妖,算已有了龙的象征,无相明白自己依旧不是真正的龙,但这不妨碍它重新燃起自信,朝墓碑跪拜三次后,无相运转灵力,悄然消失在了深渊的黑暗之,只有那刺骨寒水依旧流淌在着处牢笼制作。</p>

    深渊,无相获得新的气血之力离开后,在深渊之外,也是妖族所居住的疆域,被人族修士在一次记打败,甚至是埋葬了全数精锐的妖族开始变得一蹶不振,但妖族也是本源眷顾的种族,在千千万万的妖族之,有些种族在人族眼那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像是灵鹿一族的鹿角,天灵虎一族的獠牙,这些都是人族大量需要的炼丹,炼器材料。</p>

    如今妖族势弱,妖祖血脉传承的开启关闭,使得妖族之内并无能够对抗人族修士的强者,这样便给了人族修士可乘之机,特别是那些修炼邪道妖术之人,这些人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惜举宗进入了妖族的疆域,更是见到一妖便杀之,无论是不是自己所需要的,这些邪道修士都会让它们的鲜血回到天地之间,而自己则是将所诛杀的妖族尸体留下有用的部位,无用的部位则是随意丢弃。</p>

    邪道修士的咄咄紧逼让妖族不得不后退,原本契约的边界变得越来越接近妖族疆域的心,不过短短的数个月,妖族剩下的族群全数聚集在了妖祖传承之地,靠着传承之地所遗留的阵法,妖祖暂缓了邪道修士的脚步,但终究是万年前的阵法,抵不过人数众多且修为不弱的邪道修士之手,在颤颤巍巍的抵抗了半月后,阵法被击碎,在妖族众妖绝望的留在原地等死时,那些邪道修士竟是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原先还充斥着欲望的双眼此刻竟是清明如镜,最后居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p>

    如此诡异的模样虽然让妖族免受灭族之灾,但剩下的妖族也无法坦然认为这是灾难的结束,在年纪最大,辈分最高的灵猿一族以及尚存实力最强的地狮一族的建议下,幸存的妖族皆朝疆域深处行进,在妖族疆域的深处,有着一座座垂直向的险山,在那险山之更是有着非妖族不能接近的阵法,那些阵法与妖祖之地的古老阵法不同,那些阵法皆由历代最强之妖花费毕生心血建造,起后者更加坚固,于是在灵猿地狮而族的带领下,妖族众妖龟缩在了这些险山之,不再出世。</p>

    “事情都办好了?”</p>

    坐在自己主人,哦,已经死去的主人的王座,厉鬼微眯着双眼看着座下跪拜着的喽啰,自从他的主人在外死亡,他便借着自己的身份搜罗了不少的天材地宝,更是在主人残缺的灵魂逃亡归来后暗使诈,将那魂魄完全炼化成了自己的一部分,如今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修为越来越高深,在邪道的地位也越来越高,手下之人更是数不胜数。</p>

    “是的,主人!属下已经吩咐他们离开妖族疆域,但也只剩下了那些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种族,如今我们将目标转移到了那些正派修士的身,接下来只要等待妖族的气喘过来,能够坐山观虎斗,从而渔翁得利!”</p>

    “哈哈哈哈!做得好!非常好!”,听到座下之人的回答,厉鬼心情大好,随手扔出了一些金银财宝,示意前者离开后,厉鬼从王座离开,回到了曾经自己主人所居住的地方,打开封禁了许久的大门,看到了依然盛开着的曼珠沙华,厉鬼自言自语道:“那些愚蠢的家伙以为靠着丹药灵草能和我竞争!可惜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我厉鬼真正的力量来源竟是这朵不起眼的花罢了!不过这还要感谢我的主人,是你让我有了今日的一切!”</p>

    怨灵哀魂回荡的天空,响起厉鬼狂狷的嘲笑。</p>

    “不管是妖族还是那些道貌岸然的正派修士,待我神功大成,你们都将成为我厉鬼的盘餐!九州也会成为了厉鬼的脚下之土!届时我是天下间的至尊主宰!哈哈哈哈!”</p>

    </p>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